2020年7月7日 星期二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200103號)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 回覆諮詢第20200103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
回覆諮詢
(第20200103號)

回覆來信諮詢:

1.     在當今時代,能稱為佛教法義的,只有經合法批准出版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書、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直接發放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法音。除此之外,其它未經勝義擇決、本尊定性的,均不知是正是邪,是佛陀正法經教,還是魔子魔孫們在執行完成波旬魔王的願力、篡改為正邪相混的東西了?本總部不敢下斷語是邪是正。

2.     能審核法義的只有佛陀和等妙覺菩薩等級的巨聖德,或者修勝義“金瓶掣籤”、法門宮羽和佛教直系五大至高頂首聖法確認。除此之外,任何人說自己審核法義,此人就是魔子魔孫,至少是人妖騙子!

3.     佛陀的法音以及總部的公告已經多次明確嚴肅提醒佛弟子們:三段金釦以下的聖德都沒有資格作開示,非三段金釦聖德要作開示的話,百分之百是妖言惑眾。所以,只要不是佛陀和等妙覺菩薩的巨聖德,聲稱要審核法義,都是不折不扣的人妖或騙子。

202077

2020年7月2日 星期四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十五號來函印證 (07/02/2020)



辦公室收到佛弟子的來信諮詢(詳見後面所附的來信內容),鑑於茲事體大,辦公室特回覆如下:

第一,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及佛陀家人昨天晚上(7月1日)看到來信諮詢後,才第一次知道這個“SOMADERMHGH透皮凝膠”產品的名稱,也才知道社會上有人打著佛陀的牌子搞買賣,但至今也沒有過問是哪個公司或哪些人在做這些業務。
第二,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偉大的佛陀,只教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學佛修行得成就。佛陀唯願所有眾生都做正當的、符合法律規定的善行行業的工作,都能生活幸福,但佛陀從不參與任何人,尤其是佛弟子的生意業務,因為是脫離了佛陀的弘法渡生原則。
第三, 辦公室在對外的文告中,已多次說過,要大家自己小心,防止上當受騙。此再次聲明:任何人,包括號稱是佛陀及家人身邊的人,乃至在聖德組工作的人員,凡是打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旗號來做生意、辦公司等,說佛陀是支持的,或者為了讓別人上套,就說給佛陀匯報過,讓他人配合等等,都是騙人的假話,情節嚴重者就是騙子。因此,再次提醒大家,凡是有人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了什麼、支持什麼,要先打一個問號?然後再向辦公室求證,這樣就不會上當受騙了。至於有人自己買賣“SOMADERM HGH 透皮凝膠”產品,一概與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無關,買賣者責任自負。再次提醒大家:作為一個佛弟子,不要忘了自己的本質,應該修行學佛,捨己利他為人,要想靠世間藥物返老回春,白日做夢,看看你自己返老回春了嗎?請問你聖體質、聖體力何在?皮之不存,毛將安附焉?

2020年7月2日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十五號來函印證 原信





2020年6月21日 星期日

《走入正法的殿堂》

走入正法的殿堂 學習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來正法

       從小我就一直是大人眼中沈默寡言的小孩,總是踽踽獨行,走得很遠,很遠。記憶中,大約在我三、四歲時,我的家住在中央山脈山上,山坳處有一潭大湖;每當天氣良好,我就會穿著那種帶著響聲的木屐,一路嘎嘎嘎地走到山脊邊上,遙望對面的山、山間的湖,彼時看山也不只是山,而是痴痴地尋思著一個問題:「我來到這世間做什麼?」百思不得其解,於是想著、看著直到天黑⋯⋯

  到了求學階段,每當上下課,我聽到響徹學校的鐘聲,總會不寒而慄;日日午覺醒來的剎那,也會心生惶恐,為了不知清醒之前身在何處而心驚膽顫;對於年齡比我稍大的人,當時年幼的我,總要不自覺地去想:「他們在遊蕩什麼?」殊不知我自己也是日日在遊蕩啊!
十幾歲時的自己,幾度很想出家,但對於「出家」是怎麼回事,卻不甚明瞭。就這樣渾渾噩噩地經歷著人世,直到某天著實認為那三千煩惱絲過於擾人,而執意要出家;現在回首當時,不儘不管父母的感受,也未對幼小孩子的心靈與未來進行深思熟慮,實是一種自私我執的展現。

  出家後,便開始了晨鐘暮鼓的叢林生活;浸潤在寺院的朗朗課誦聲中,規律地作息。如此這般,便自認是個稱職且精進不懈的僧眾,在青山翠色中,日出日落無有暇念,誤以為這樣就可以了生脫死、滿打算一生就以此為歸宿了。然而,心中的惶恐卻依舊無時或忘。

  對於我希願舍俗入泥洹,有兩位朋友一直信任我,一位是從小到現在情同姊妹的同學,另一位就是相挺到底的親妹妹。盡管她們二位一直毫無二話的支持我,但在我正孳孳不倦於禪門規範、並樂此不疲時,開始左轟右炸地勸導我,極力要我出山門、回家鄉、來聞受她們認為今生今世絕對不可錯過的殊勝法音。因為一直以來的默契與信任,我終於接受了「聞法」。雖然存在著那份信任,但是心中仍是固執的;帶著不好拒絕的態度,我開始「聞法」了。剛開始因為鄉音的個人障礙,聽得懵懵懂懂的我,有一半的內容難以了解,這該怎麼辦呢?然而盛情實難卻,於是我便再度恭聞法音,這次我告訴自己非聽懂不可,在認真解析上下句文辭之後,佛陀說的法義便進入認知當中,猛然聽懂了,腦中「唰」地震響,盪地驚天的震撼,覺今是而昨非,平生無限事,到此盡知非!這不正是日夜長久以來修行所追尋的答案嗎?從未曉世事到皈依出家,再到精進用功;都無法解決的、對「是日已過,命亦隨減」的恐懼,那顆無處安放的心,終於塵埃落定,知道這就是要追求的目標了。

  終於知道為什麼此前認為是依止處的佛寺,內心深處卻又深深感到難以認同。現今的亂象正是有太多寺廟口頭上說得天花亂墜、十項全能,事實證明沒有掌持佛法,全是口說無憑,空說法理無實際證量。不像佛陀座下的任何人、事,都是眼見為實的。從前的我只知道,一切皆是因果,好與壞都默認了,只有摸著鼻子乖乖走下去,對父母以及孩子,我心中的虧欠、那種沈淪無奈,委實無處可逃。直至如今,恭聞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看《藉心經說真諦》、《極聖解脫大手印》。我明白了明信因果而不是明信宿命,不昧因果而不是不落因果,轉換因果而不是不還因果;佛陀要我們聞、依、行,依法行持,依釋迦牟尼佛的教誡、依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去行持,善業築壁,隔擋惡果成熟;轉換因果顯報順序,助緣善因結果;有了強大的菩提善因先果熟,佔位果顯,到成了菩薩時,再來償還該還的。但是仍要注意,不可錯了因果,否則那道牆就會破功,白築了。這麼深奧精華的佛理,在佛陀的法音中,卻是言簡意賅,三言兩語當頭棒喝地令我茅塞頓開。

  短暫的體悟是敵不了長遠的不作為的,還得依教奉行,確實去做。佛陀說法諄諄教誨,唯有以「穿釘鈀杵拐杖」的嚴謹態度,將十善、五戒、四無量心、六度萬行,如實行持。說寫容易,唯有真正身體力行去做才重要!做!做!做!

  從小就想學佛修行,依學真正的高僧大德的心願,如今不但如願以償,更殊勝的是得遇古佛住世而依止。不再迷茫躊躇不知所措,不再是刻板地運作暮鼓晨鐘,而是認知裡徹底的覺醒。依教奉行不是一成不變的口號,而是腳踏實地的行持。平凡的我遇見覺行圓滿的佛陀;愚痴的我遇見慈悲的聖德師父。我的心中只有慚愧與感恩!
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感恩十方諸佛!
感恩慈悲的證達師父

慚愧佛弟子 法菩 合十 2020.6.8

「以上文章屬個人行持心得,一切法義依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為標準」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對越梅麗佛教徒的公開回覆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 對越梅麗佛教徒的公開回覆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對越梅麗佛教徒的公開回覆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收到了你的來信(請見上圖)。
      首先,我們要指出幾點事實:
一、在1985年前後約十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從來沒有去過一次香港,也從來沒有在香港海關被沒收、扣押過任何東西,不但在香港海關沒有被沒收任何東西,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從小至今,都沒有在全世界任何國家或地區的海關被沒收過任何東西,連一張紙都沒有被沒收過。特別是在1985年,眾生福報還不具足,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還只對有緣人說法,但從沒有公開錄過一盤法音,佛教徒們想聽法音都沒有。你不應該以自己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二、南無羌佛在中國土地上只有一個房子,是在四川省成都市新華西路,這是佛陀在中國唯一的一個房子。由於南無羌佛被迫害,成都新華西路的房子已經被推為平地,超過十年了,至今沒有償還一分錢,那塊地還空在那裡。除此而外,在整個中國任何其它地方,南無羌佛都沒有任何房產,佛陀在北京連一平方毫米的房子都沒有,所有根本沒有佛陀的書畫“在北京多杰羌佛家中被收走”的事,你不應該無中生有編造一通。
三、南無羌佛的法音和書畫都是公安從堔圳美景大廈拿走的,數量也不是你說的那些,多得太多了。而且美景大廈的房子是喜饒根登仁波且的房產,不是佛陀師父的。
        其次,你問到有什麼指示你的,總會這是第一次收到你的來信,總會也不了解你的情況,但是,對所有的佛教徒,總會都要求他們認真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學習沒有被妖魔篡改過的南無釋迦牟尼佛的經書,嚴守“不殺生、不妄語”等所有戒律,按照南無羌佛和南無釋迦牟尼佛的教導,踏踏實實修行,遵守法律,幫助利益他人和一切眾生,這才是符合一個佛教徒的基本標準。總會對你也是一樣,跟其他人沒有不同。

2020年6月19日

2020年6月18日 星期四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200103號)- 學的不是本尊認可的經書法本,難以成就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200103號)- 學的不是本尊認可的經書法本,難以成就

特別注意!
      所有的佛教徒們,這是世界佛教總部一份極為重要的公告,每一個人一定要認真學習,必須學懂!總部對每一個來的人都要查問實行考核,如果你沒有學懂,聖德們不會接待你,你絕對不能參加任何勝義的法會,因此不可能得到內密灌頂的機會,更得不到勝義內密灌頂,因為你連勝義的性質、概念都不懂,有什麼資格接受勝義的灌頂呢?所以,學懂這份公告,至關你們的成就解脫!大量轉發,功德更是宏深!
      (請見附件)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200103號)
學的不是本尊認可的經書法本,難以成就

 
      近日,應本總部法師釋證達“教尊”的申請,由聖德組的“上尊”們修訂了傳統課誦,根據勝義“金瓶掣籤”法規進行了擇決,沒有成功,聖德們深感德品欠量,有愧於佛教徒們。有佛弟子將此信息添加誇張,在共修會上傳播,甚至張冠李戴說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訂的課誦、佛陀作的擇決,太不應該了。南無羌佛對勝義擇決課誦,早已表態,不參與勝義“金瓶掣籤”的大事因緣,祂的理由是二十一個字:我慚愧身軀,無聖量道行,哪有感召佛菩薩的德品? 南無羌佛讓我們自己解決。佛陀說:單憑你們幾個,猶如大海撈針。開初拙火道行早已成功,他‘拿杵上座’已達到中級聖德證量,旺扎更是聖體聖力超凡的‘上尊’,不也照常沒有修成掣籤定性嗎?我認為你們想用掣籤成功,難於登天。其實,對於課誦,只要有正知正見學識修為,都能從書本中,直接鑑定出哪些違背了世尊的教法,依義修改就很好嘛,何必要去做一道做不起的難題呢?我身為擁有虛名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沒有這能力,上次‘拿杵上座’,到現在腰手都還痛,這就是一個普通修行者嘛,我只知道明信因果,教人修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沒有本事做你們的勝聖掣籤。萬一哪天你們擇決成功了,但切記掣籤是在無私利益他人,決不可藉修勝義‘金瓶掣籤’,收取信眾們的任何供養,要無私奉獻,清純德品。如果你們實在無法叩天了,再去請更高的‘聖尊’出面幫忙吧。   佛陀的教化深深讓我們無地自容,事實上,當今佛教界也沒有一人的聖量道行能接近開初“教尊”、旺扎“上尊”,哪怕我們就是把全世界的大法王、大師請來,也是沒有用的!南無羌佛拿杵上座,體顯無人能及的聖體聖力佛陀道行,但祂非要說自己沒有聖量道行、身軀不好,我們有什麼法呢?請不動佛陀主持掣籤,但是為了眾生能掌握勝義定性的正法課誦,總部決心已下,一定得修勝義“金瓶掣籤”。我們雖然感召德品欠量,但世尊說:“法門無量誓願學”,絕不退轉,佛陀們是慈悲為本的,會不管眾生嗎?

      佛教徒們,首先,大家自己要弄清楚,你學的佛法、咒語、研學的論學、戒律、經義,是勝義性的還是世俗性的?這至關你們了生脫死還是白費光陰輪迴受苦!勝義佛法,不是哪一個人口頭說了是勝義的就是勝義的,而必須要經過勝義擇決,由本尊定性。凡屬於勝義“金瓶掣籤”擇出的勝義法本,就必須有時間、地點、人證、物證!凡是修勝義法,加上內密灌頂,確保修行成就,而修世俗佛法很難成就,有的世俗法本甚至會讓修行者黑業纏身,因為它是變了質的,外表看似佛法,實質上是摻入了邪論誤導,已經不是真正的佛法了。

      比如,祖師們傳承的傳統的早晚課誦,問題極為嚴重,現在隨便抽幾條給大家看一下,讓你們自己去體會如何可怖,並不是我們無中生有,編造魔妖修改了經律論課誦,大家看了就知道這是事實。如在課誦中,“如一眾生未成佛,終不於此取泥洹”,那你就永遠都沒有成就的一天了,因為眾生無量。又如,說“首楞嚴王世希有,銷我億劫顛倒想,不歷僧祇獲法身,願今得果成寶王。”既然楞嚴經、咒讓你億劫的顛倒夢想都消除了,不需經僧祇劫就獲得法身成寶王了,那你唸了這麼久了,成寶王了嗎?寶王沒有成,倒是成了寶二,為什麼今天照常是凡夫呢?現實擺明的,這就是魔妖篡改的經咒,毫無作用。又如“舜若多性可銷亡”,佛性不增不減,哪來多性?更無銷亡復活。普陀山有飯館酒樓,一切都得拿錢才能吃住,不是“思衣得衣,思食得食”,居然在課誦中虛吹說普陀山是“琉璃世界”,造大妄語業。而事實是至高無上的觀世音菩薩曾示現在普陀山,我們要萬分尊敬。課誦說“南無過去正法明如來,現在觀世音菩薩”,不應該是民選制度選出來的官員吧?過去在任當“如來”,現在沒有選上“如來”,只選上了“菩薩”,現在不是“如來”了,所以是“現在觀世音菩薩”?魔妖篡改的荒絕邪論哦!正確的是:觀世音菩薩無上正等正覺位,正法明如來!又比如,釋迦世尊明明在菩提迦葉菩提樹下,證悟不生不滅法性真如而覺道,卻在佛寶讚中篡改成“覺道雪山中”。又比如,釋迦世尊是在靈山法會成佛,卻被胡說“龍華三會願相逢”,龍華會是彌勒菩薩成“強巴佛”的法會。不錯,釋迦佛陀是沒有決定要去龍華會,把袈裟衣缽親自交給彌勒菩薩,而是佛陀把袈裟衣缽囑咐給迦葉尊者,現迦葉尊者在雲南雞足山華首門中入定,等彌勒佛出世,交袈裟衣缽給彌勒佛。妖魔篡改課誦,強行把釋迦牟尼佛拉扯成龍華會,混為一團,邊際都不沾。明明是“世間所有佛盡見”,卻被魔子魔孫篡改為“世間所有我盡見”,你能盡見什麼?你一個在學佛修行的凡夫,有什麼本事把世間所有的一切都盡見?這不是明擺著的公開在殿上說假話,欺騙佛菩薩、騙天騙地嗎?每天都對著佛菩薩念誦打妄語,或者初一、十五唸,每次說假話,未證言證,地獄之罪哦!如此傳統的祖師宗派傳承課誦,就是魔子魔孫混進僧團後,篡改正法混進了邪論的毒瘤,目的在於讓弟子們修法無功,反積大罪,墮入惡道。又比如,現在流傳的關於釋迦世尊給那些世人、羅漢或比丘授記的經,就是有嚴重問題的,按照授記定性,這是典型的宿命論、外道迷信觀點,是違背釋迦佛陀告知眾生的“萬法唯因果”的真諦!事實上,成就的大小、時間快慢、該獲得什麼福報道量,全靠自己學佛修行修法,種諸善因,在變化不定中覺道種因結果,絕不是命運固定在什麼劫、哪一年成為什麼獲得什麼。如果每個眾生都有定論命運,那就沒有必要學佛修行了,每天除了吃喝玩樂,就去無惡不作,因為反正命運已定,時間一到,就成就了世間的福報、出世的聖者,做國王,當大臣,成阿羅漢、成菩薩、成佛了。這就是後來魔妖混進僧團,幹出的宿命論授記,而佛陀的真正授記,是依當下之因、當下之果,而不是過此以往,行持好壞轉變,結因生果的真諦。所以,大家要好好想一想,沒有學到本尊認可定性的正確課誦佛法,那路將會走到什麼地方去?

      因此,真正的佛法是十分珍貴,而不是口頭上、書本上記載的“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空洞假話,真正的佛法是真正難找到的。由勝義擇決定性三行完整具備的儀軌,絕不是市面上網上公開的、隨便都能看得到的,而只有經書法理、常規的修行課軌,才是廣普弘法,供大眾學修的,但是,往往公開廣普的書本,有一些從佛史以來,很多文句乃至內容,都是正邪混雜,暗藏有嚴重罪錯的。也有魔子魔孫沒有改過的,比如鳩摩羅什法師翻譯的《金剛經》、《佛說阿彌陀經》、玄奘法師翻譯的《心經》,但有些經、法未經勝義擇決,除了佛陀、等妙覺菩薩,我們也不敢斷言決定正偏。

      注意,只要涉及到法、修行和真言,就要分勝義性和世俗性兩類,勝義性是屬於該法本、修行法、真言的本尊認可了的,比如“彌陀修法儀軌”的本尊就是阿彌陀佛。本尊沒有認可的,就屬於世俗性法本修行法,或魔子魔孫篡改過的東西!勝義佛法才是正確的、真正的佛法。

      勝義“金瓶掣籤”的作用是為了確保佛教徒們找到正確無誤的定性,勝義擇決的緣起是由於波旬魔王向釋迦佛陀請求,可不可以讓他的魔子魔孫進入佛教僧團學習佛法,佛陀念其妖魔也是應渡的眾生,因此欣然同意魔王所請,但波旬魔王卻藉此合法機會,利用他的魔子魔孫們,穿上袈裟,進行曲解經義、篡改教義戒律、課誦法本、咒語等等,大力污染混亂正法,所以現在全世界的寺廟,基本上很少有成就者了。我們作為學佛修行人說實話,很多人都反感,我們不會說假話討大家高興,我們只能不打妄語,按事實說,比如享譽世界的噶陀寺,曾修大圓滿成就化虹身的有十萬多人,當年這真是了不起的正法大事,但現在近幾十年,一個虹身成就者都沒有出現過,包括寺主、法王,都成了無力虛殼,不說化虹光了,個個都病中了結。又如密宗裡面傳拙火定的上師很多,結果傳法人都修不起火溫,這就是當今擺著的事實!這是為什麼?是魔子魔孫早已進入大多數的寺廟,篡改了經書正法,加之未作勝義擇決,不能請佛菩薩本尊來認可定性,就難有正法之修,所以當今才難見有成就之人。

      有佛教界著名人物八方叫囂他不承認“金瓶掣籤”,他說他自己就沒有經過“金瓶掣籤”,不同樣是個大活佛嗎?說這話的人,他一生都沒有半點聖者的道行可言。因為他是被錯認成聖者的凡夫,又沒有經過“金瓶掣籤”,無奈之下,只好用反對來作為遮羞布擋住自己的凡夫臉面。

      從古至今,掣籤打卦、問卜神諭,太多種類了,很多宗教都有。單就佛教密宗而言,就有佛祖靈籤、觀音靈籤、文殊占卜卦、馬頭明王密修珠卦法、六字定勝真實明鏡、六字真言取捨明鏡、佔察輪法、阿底峽夢觀卦、轉糌粑丸問卜、金瓶掣籤、法器求證、綠度母鏡壇法、法門宮羽問實明鏡、百法明門黑關擇決。最王牌的有非密宗類別的直系佛教大法——金剛本尊實相五部王牌頂級聖法:金剛聖威實相陣法、金剛柱答眾問實、八風大陣確量明鏡、金剛法曼顯實明相、聖法輪問詢明鏡。但這五部王牌頂首聖威顯法,都是佛陀們傳授拿來擇決正邪對錯真假的,但是,如果不是大摩訶薩的道境,是修不成的,首先沒有聖法器,因為只有大摩訶薩以上的巨聖,才有金剛印、金剛柱、聖法輪及八風陣令、佛聖訊壇法旨。至於“金瓶掣籤”,有兩種,要看是常規的“金瓶掣籤”,還是勝義的“金瓶掣籤”常規“金瓶掣籤”,從瓶中隨便拿一支籤出來,這是碰撞籤,是捉機,如果再繼續拿幾次,就不準確了,往往拿不到第一次拿的籤。包括全世界非佛教的其他宗教在內的一百多種明籤占卜,除了易經造詣較深的人占卜的64卦靈籤,具有百分之五六十的準確度之外,其它基本上都是一種隨機碰巧而已,都是一些不準確的籤法問卜。這麼多求籤問卜和擺陣法,除了上述五部佛教直系頂級王牌大法,是百分之百正確的!!!另外,就是21度母德感籤(又稱為朗久旺丹勝義“金剛寶瓶掣籤”)和法門宮羽問實明鏡。德感籤是人人都可以去掣的,是無界域的正義、正氣、以德品感召之聖籤,是唯一異別於所有勝義擇決法,不靠神通法力,只憑修為德品感召本尊,故謂之德感籤,若遇巨聖德主持掣籤,靈驗度達到百分之百準確,重新秘密封籤復掣,同樣如前一次掣的一樣,沒有分毫差錯。

      但修勝義“金瓶掣籤”(德感籤)非常繁瑣,在21項法定程序之前,一般來說,要先進行修法、誦經七天,必須在誦經後的第八天,所有參會人員道場,開啟淨壇。此時,要由主持巨聖德,或者由參加法會的某教派或某寺廟、教所、佛堂、禪庵、善會,為了印證自己的教派或寺廟、教所、佛堂、禪庵、善會是具有大聖德的,要同意他們推出他們的聖者或大聖者,施展現量伏藏,開藏取出現量秘藏的綠度母鏡壇法寶鏡(亦名照妖鏡),以用在現場照看參會所有人員中,有無魔妖混入,開藏時可藉此修金剛繩。若遇多位聖德出席開藏,第一開藏聖德就不可公開語言結果,只暗暗標明台位在紙上,所有出席開藏的聖者都識定寶位後,暗寫台位編號,再同時拿出標紙驗證。切記不可犯戒,未證言證,憑想像用猜測,這就造種地獄之因了。一般的高僧大德是無法照見秘藏法寶的,這是必須道行高強的大聖德,才能現量伏藏開啟寶藏的。為什麼必須在第八天現量伏藏?因為第九天就正式進入大殿,舉行勝義“金瓶掣籤”了,這時諸佛會封印閉塞勝義“金瓶掣籤”大殿,所以任何道力聖量無法啟用,故必須在第八天現量伏藏,大聖德們才能施展聖證量,開藏取出秘藏寶鏡。

      勝義“金瓶掣籤”是由時輪金剛為主尊,由21度母各管一項程序。這不是常規世俗的金瓶掣籤,不是隨隨便便從金瓶裡面拿一支籤出來就算數的,是必須按照鐵定的法規製籤,要按21項法規程序完成整個流程。從製籤到掣籤過程,都是在大眾眼睜睜監視下進行的,一項也不能改變、不能缺少!必須要依序逐條,由參會大眾自己親手實行前十五項製籤法規(主持掣籤人不准參加製籤、不准觀看製籤),大眾把籤秘密封藏製好後,才能放入金剛寶瓶,蓋好蓋子後拿上法台,進行第十六項,由主持掣籤人在參會大眾面前,當眾開始掣籤。在掣籤時,總共要抽拿十支籤,每一支籤都必須合法準確,十支籤一支也不能錯亂。如果有錯亂,就要當著參會大眾,再次由十二位製籤人把籤牌如法在緞布下摸著裝入籤條,然後封口套入籤袋裡。當時再由主持者復掣一輪,這第二輪掣出的籤要與第一輪完全是一樣的籤牌內容,這才證明勝義金瓶掣籤成功了,同時證明主持掣籤人就是實在的巨聖德。相反,如果第二輪擇出的籤與第一輪所擇出的不相同,證明掣籤人德品感召不了佛菩薩到場應籤,同時證明掣籤人不具佛菩薩德品!!!所掣出的籤是不成立的,不屬於勝義定性!!!

      從歷史來看,對於主持勝義“金瓶掣籤”,除了如蓮花生大師、宗喀巴大師、瑪爾巴大師、無我母大師、月賢王尊者等真正的巨聖德,能有此主持感召之力,其他無論是什麼樣的著名佛教人物,無論他有多大的聲望多高的地位,哪怕享譽全球,只要他是假的大菩薩,就鐵定沒有主持勝義“金瓶掣籤”的德品!!!因此無法修成勝義“金瓶掣籤”,他們為了遮蓋自己以凡夫冒充聖者的臉面,只好強烈誹謗反對。有一位名義上是所謂的大法王說,他不知道勝義“金瓶掣籤”,只知道舊王朝政府加固認定的“金瓶掣籤”,這太正常了,如果他都了解勝義“金瓶掣籤”,那他就是大聖者了,凡夫冒充聖者的人有什麼資格、機會見識過勝義“金瓶掣籤”?這就猶如種莊稼的農民、放牛羊的牧民,根本不知道冰洲石怎麼開採、南非鑽是怎麼回事、宇宙飛船怎麼載人上月球,你不知道的事情多著呢,這叫“隔行修攤地”,外行不知內行事,初地不知二地事,菩薩豈知摩訶境?包括彌勒菩薩,到現在還有不知道的釋迦牟尼佛無上正等正覺的佛覺呢!但是,我總部會把勝義“金瓶掣籤”的法規流程公諸於眾,也許這一昭告,會遇上真正的佛菩薩巨聖德,能幫總部完成利生救度心願,那真是萬分感恩。

      勝義“金瓶掣籤”主持者,必須是實質上的佛陀和等妙覺菩薩、大摩訶薩,方可有德品和資格感召佛菩薩本尊入壇,親自認可定性,別的任何 “大聖德”,乃至“神通廣大、法力無邊”的法王活佛法師等,都沒有能力修成勝義“金瓶掣籤”,因為在勝義“金瓶掣籤”法會殿堂上,神通道力分文不值,全都會由諸佛封印閉塞,任其有滔天神通,也無法啟用,本尊唯一只應德品感召,因為勝義“金瓶掣籤”是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抽拿的,絕不需要封建迷信,什麼玄乎怪力亂神法力,只要道德品質純正,無私利益他人,就可以抽籤,所以,現量伏藏開藏取寶鏡,不可以在已被封印掣籤的大殿,消失了聖證量的第九天當天進行,否則就無法現量伏藏開藏!能參會親見勝義“金瓶掣籤”的人,要有無始修來的福報法緣,一萬個佛教徒中難有一個有此勝因。凡能列席此勝因法會勝義“金瓶掣籤”,加之護法功大、實做佛事者,自然種下強大聖法基因,此類人就容易獲得內密灌頂擇決過關,佛菩薩親臨灌頂壇場,在你面前認可你。所以,這並不是書本上經常都能看到的“百千萬劫難遭遇”的一句空話。勝義的“金瓶掣籤”基本上整個佛教界都很難找到了。由此真正佛法沒落的原因,使得那些無道凡夫被錯誤認證成聖的假法王、假活佛們,他們自己沒有道行德境修成勝義“金瓶掣籤”,就只有用抗議、反對、不認可、“沒有這個金瓶掣籤”來為自己遮羞了。

      有些聲望名頭大而無真實道行證量的大法王、大活佛、大法師們,對勝義“金瓶掣籤”是只有六個字:唯恐避之不及!生怕沾上這個名字,因為他們並不是蓮花生大師、宗喀巴大師、瑪爾巴大師、無我母大師、月賢王尊者等巨聖德的道行德境,若提到了勝義“金瓶掣籤”,自己又展顯不了感召佛菩薩到場定性的德品,那不成了當下丟臉自找倒霉嗎?這就跟“拿杵上座”一樣,假冒的佛菩薩唯恐避之不及,因為他們非常清楚,自己是凡夫冒充聖者在騙外行的虛殼體,沒有真正的佛法,沒有絲毫聖體成份,一旦沾上“拿杵上座”,就只會丟臉倒霉。而唯有證到了聖體質聖體力的真聖德,才能拿起上超12段以上的重量!事實上,從波旬魔王發下惡願至今以來,佛教界就進入了一大批冒稱什麼幾代祖師、實際假大空的無道大人物和妖師,五臟弊竭,身體虛弱無聖力,連基本達標的金剛杵都拿不離地,這些以邪惡凡夫身心冒坐聖位的假貨,除了反對、大力誹謗勝義“金瓶掣籤”,來為自己遮醜,還能怎麼辦呢?可憐的人啊!

      大家想一個簡單而科學實在的問題,那就是,無論反對者的身份是法王、泰斗,還是眾人捧為什麼佛、什麼大菩薩的化身,或者多少個佛和菩薩的合體化身等等,若他真的是佛陀大菩薩再來的大聖德,怎麼會不敢主持勝義“金瓶掣籤”請佛菩薩來顯聖呢?連十支籤都不敢抽出,這是大菩薩嗎?巨聖的德品何在?這世上有什麼為利眾生的事,是一個佛陀、等妙覺大菩薩做不到的呢?最高巨聖必須是“五具量資”:一具悟證本性(實證明心見性);二具實證聖體(體顯聖體質聖體力);三具量證德品(達到德品感召佛聖)四具法證外力(能施用高強法力);五具自證五圓成就圓滿五明高峰)。你到底證到了哪一具呢?如果一具都沒有,還坐大聖者法位,不是凡夫坐聖位嗎?特別是勝義“金瓶掣籤”,不可缺少“三具量證德品”,否則就別想成功掣籤,如果你未證德品感召佛聖,所以你不能與佛菩薩相通達,感召不了佛菩薩入壇顯聖擇決定性,因此才沒有本事主持勝義“金瓶掣籤”,但某些人為了保住他那些以凡充聖的虛名和既得的長期利益,就只有反對勝義“金瓶掣籤”這一招啊!然而,問題又來了,作為一個凡夫俗子,自己修不了勝義“金瓶掣籤”,自己都做不到,一個凡夫外行,還哪有資格對真正佛菩薩到場定性的勝義“金瓶掣籤”說三道四呢?不管是什麼大法王、大活佛,還是大師也好,既然你宣稱你的教法才是正法,那你就拿出你的“三具量證德品”,來證明給大家看,你有資格說你的教法、課誦是正宗教法。要不然,你就把“五具量資”中任何一具,展顯出來,讓大家見識一下,都算你是掌持正法的。正不正確絕不是憑你的歷史傳承和你的口頭空洞亂說的,講故事、說評書的人比你還會編,拿出你的道行、德品來修勝義“金瓶掣籤”,給公眾鑑證吧,只會站在那裡叫囂反對、不認可勝義“金瓶掣籤”,只會吹噓騙外行,迷惑大家,誤認你這個凡夫是大聖者、掌持的是正法,你外表光鮮亮麗,內質確是一個假聖者真凡夫,還冒充佛菩薩!不是我們看不起你,不要讓你展示“五具量資”,就只讓你拿出五具其中一具“自證五圓”,你都做不到,這還是什麼菩薩?好好懺悔修行吧。

      可以想像,有些佛教大人物,見到我們這個公告以後,會無明煩惱,自己展開誹謗。我們非常歡迎你對號入座,正好見證一下你的本質,來聖蹟寺“拿杵上座”,證明你具有真正的聖者體質體力,拿出你德感“金瓶掣籤”的道行,我們會真誠恭敬你,把你作為貴賓接待。

      世界佛教總部
      2020年6月17日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200102號)正確的共修——共修不可走題涉偏鋒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200102號)
 
正確的共修
——共修不可走題涉偏鋒

      現在世界各地有很多人在網上舉行共修,這是功德無量的好事,但是,有些組織者知見不正,上了波旬魔王的當,所謂共修,藉以導讀,卻變相地成了走題亂開示,曲解正法,引經據典,摘抄含有偏見邪論的佛學,講說幾十分鐘,說一些混亂主題的名詞術語,使得好好的一堂共修討論,變成了涉走偏鋒,讓佛弟子浪費時間,脫離正法行修,研究不實用的東西,落得生死不了,這正是魔王需要的!
       總部聖德們看到現狀,啼笑皆非,你們捫心自問:你們自己成就了嗎?自己是大聖者嗎?所說法義來導讀是正確還是引導入偏?如果說的法義有罪錯,無疑就會把共修者導讀進三惡道中去。自己都不懂法義,又拿什麼來導讀他人?只會讓大家隨著導讀者的凡夫知見去追索。如果主持者是從三藏中摘抄來的,認為正確,說明你早已忘了釋迦世尊同意魔子魔孫進入僧團穿袈裟的事,你們就罪錯已定,因為大部分的教說、法規、論學、甚至經書,包括同樣一本名稱的經論,文句都有所不同,這就是錯的經論嘛。也許你聽了,會說我是在邪說、在謗佛經,我告訴你,不知是我在維護釋迦牟尼佛正法,還是你在昏庸迷亂入邪魔。你只要能回答起我這個問題,你就沒有昏庸迷亂了。回答我:你唸的楞嚴咒是保證正確的嗎?你回答不了!你唸的楞嚴咒是佛陀說的真楞嚴咒嗎?請回答我。告訴你,你看看後面講到楞嚴咒有多少種?但是,世尊說的唯一只有一種,其它的都是魔孫們篡改了的。同樣的,佛說的法,最起碼只有一種版本是正確的,因為佛說每一法只有一次,就是第二次說,也是因緣不同,法義不同,故唯一只有一種是真正佛說的,是正確的,其它版本都是錯的,乃至罪惡的。比如,《楞嚴經》卷七說:“爾時,世尊從肉髻中涌百寶光,光中涌出千葉寶蓮,有化如來坐寶華中,頂放十道百寶光明,一一光明皆遍示現十恒河沙金剛密跡,擎山持杵遍虛空界……”世尊本來就是如來,還需多此一舉,從肉髻中化另外如來才說咒?佛陀會故弄玄虛多此一舉嗎?太虛假了。恒河在印度,是人死之後葬死者眾生的一條河,毫無聖河之氣,佛陀世尊曾藉用恒河沙數無量,來譬喻十方諸佛猶如恒河沙無量,眾生數無量,恒河中埋葬的眾生無量,而眾生皆具佛性,故藉用恒河沙譬喻,但絕不是說恒河就是聖河、恒河沙就是聖沙。佛陀如果要從光中顯聖,不會去化世間恒河,只會化佛土世界。又說十恒河沙,明明印度只有一條恒河,到底是十條恒河,還是十顆恒河沙?義理混濁不清。聖德們問你:你唸的楞嚴咒是正確的嗎?可是,只是一個楞嚴咒,世界上就有十幾個不同的版本,字句也不一致,有427句的,有439句的,有554句的,有158句的,有487句的,有426句的,等等。你能告訴我們,哪一個才是世尊親口發音的心印楞嚴咒呢?當年釋迦世尊只說了一個版本,僅憑這一點,《楞嚴經》均不可置信,但佛陀確實說過一次楞嚴咒,也告知弟子們有50種陰魔,而不是含糊混濁的楞嚴經語句概念。又如《心經》,也有很多不同版本,甚至多出文句、減少文句。所以,應該問個明白:我自己學的到底是勝義性的,還是世俗性的?我掌握的是真正佛說的那一種嗎?如果是勝義的,是否經過了勝義擇決、本尊認可的?
      記住了,比如學修《解脫大手印 ,凡是脫離主題,而加進另外經藏、佛學、論著、戒律等名詞,摘葉尋枝進行研學的,均屬於混淆主題,污染正修,水中看鳥,背道而馳,拉扯別學,覆蓋正句。總部多次公告大家,三段金釦聖德以下都無資格開示,三段金釦聖德說法也不圓滿!況乎爾等目前的證量?就算你們把真正是釋迦佛陀說的、正確的經書、名詞學懂了,也只能算一個佛學者,照常脫離不了凡夫俗子的本質。要明白,大聖者必須五具量資,就算未得五具量資,至少要證到五具其中一具,比如“五具自證五圓”,你們一具量資都沒有,還引經摘句,正邪摻混!你們哪裡是在共修?我們清楚,你們不是魔子魔孫,是虔誠學佛的好弟子,但至少知見不正,上了波旬魔王的當,幫著他曲解經義、破壞教法,浪費修行人的光陰,自己還蒙在鼓中!但是,你們主動發起共修,十方諸佛都會記下你們的功德。
      正確的共修是在大家平等、每個人修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的教法後,各自闡述自己的受用體會觀點,理解含義,最後,組織主持者讓大家共同總結出一個認為正確的答案,而不是組織者強行佔用共修的大量時間,說一些脫離共修主題的話,反之又規定其他共修的人只發言幾分鐘,不管別人的主題講話只說到一半或五六分之一,管他講沒講完,立馬斷章取義,惺惺作態,舉牌喊停,共修人員弄得一頭霧水。而共修團中,有些人的修證比組織者高,會感覺組織者知見不正,很可憐,由於這個原因造成誤會,而離開你們的共修團體。但是,出面組織行人們做真正的共修討論,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義理弄懂,這確實是功德無量的,只是切記要平等共修,直取主題,研學含義,只要說的是共修的主題,沒有涉走偏鋒,就讓其講完,不可令停。如果走題離位、摘葉尋枝去了,就當舉牌叫停,予以糾正,共同總結答案,這才是學佛修行真正的共修,行人快速增益之本。
 
          世界佛教總部
          202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