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2日 星期日

恭賀佛誕浴佛法會



恭賀浴佛法會

恭祝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佛誕,中華國際佛教聞修正法會謹訂於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十二日,於苗栗南勢里覺行寺地舉行系列法會:
5/12日恭賀佛誕浴佛法會;
5/11日大悲觀音加持法會;
5/10日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我今淨心浴佛身  祈佛賜我障消除  五濁衆生離塵垢  同證如來淨法身」,敬請諸位善信大德蒞臨,廣邀有緣親友參加,共生法喜,同霑佛恩。
法會報名之相關資訊,將於近期公布[覺行寺]網頁,請密切關注!
法會報名系統請登錄 https://bit.ly/2GdlDYR
報名請依網頁報名步驟填寫資料以完成報名;

另,《大悲觀音加持法會》依網頁訊息報名後,將由主辦單位回覆《入場編號》及《報到注意事項通知》始完成《大悲觀音加持法會》報名

2019年5月6日 星期一

解脫之路~莊顯琛


解脫之路

    學佛是大丈夫事,非王侯將相所能為。西方哲言說:「國王將領能征服一國,但無能征服自己。」這與佛法的道理是相近的,但佛法所言是真諦,不是征服,是正觀自我的虛妄性,而放下執著,斷除我執。學佛修行到底是要解脫生死的,不是僅止於一般世間所說的道德行為、人格修養的層次而已,如果未能正確認知其中的差異,那終歸還是落入外道或世俗之見,非究竟圓滿的佛法正見。

  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東行說法》中開示斷絕凡情二十法——名、利、興、衰、福、樂、增、損、瞋、怨、氣、恨、謀、謗、奪、害、病、苦、別、亡,苦口婆心提醒行人,若執著凡情二十法隨其所轉,即是輪迴的根本。眾生因多生累劫的習氣使然,對某些凡情特別執著,難以改變調伏,但作為一個真正的修行人想到今生要解脫、要利益眾生,就必須不斷的精進,鞭策自己下定斷執的決心。如果我們以世俗的觀點,以為凡情二十法總是人之常情,只要減輕執著的程度,那應該也算是在學佛修行、走向解脫,這就大錯特錯了,有這種想法根本就不是「斷絕凡情」的正確知見了,對生死解脫而言,則還是徒勞之行。
  
    第三世多杰羌佛為眾生說法,譬喻凡夫眾生在平地開車,不論開什麼樣的車都不能脫離在地面道路上行走,在地面上行走就如眾生輪迴的路,沒得解脫,解脫之道就如同必須坐飛機或太空船,如此才能真正脫離地面,也就是必須斷凡才能入聖,才能脫離輪迴之路。

  如果我們對凡情二十法只是持以減輕執著程度的觀點來修行,那就像換一輛性能比較好的車子,或者開上快速道路一樣,以為如此就是正確的作法,很快就會到達目的地,但這還是錯了,因為不論速度有多快,怎麼樣也是脫離不了繼續在地面路上輪迴的事實。要走上解脫之路,那是一定要斷絕凡情二十法,斷除我執,所以此為大丈夫事,是悲智的決心。

  有關境界的虛妄無實,在《大毗婆沙論》中舉有一喻:「謂如有一端正女人,種種莊嚴來入眾會,有見起敬,有見起貪,有見起瞋,有見起嫉,有見起厭,有見起悲,有見生捨。應知此中子見起敬,諸耽欲者見而起貪,諸怨憎者見而起瞋,諸同夫者見而起嫉,諸有修習不淨觀者見而起厭,諸離欲仙見起悲憫,……諸阿羅漢見而生捨。由此故知境無實體。」由於各人的印象觀感不同,引發心理情緒的反應也不同,境界也就跟者不同,可見境相假有不實,只因眾生各自業力故而生好、惡之感,有貪、瞋之念。行人能明此道理,觀察自身,覺照自心,則可逐漸放下妄執,改變習性,獲得法益。

  有一位推動臨終安寧照顧、世人敬重的醫界先驅伊莉莎白.庫伯勒 - 羅斯,她於自傳中回憶在一次身心實驗的特殊經歷後,出現一種非常奇特的現象,那就是所見到的一切都是以細微的分子狀呈現,包括自己的身體也是如此,這樣的狀態持續維持數天,在這數天中她深刻體驗到一切的平等,而這樣的「平等見」讓她內心充滿著一生未曾有過的高度幸福,一直持續到狀態結束,往後她的人生就再也不曾有如此的幸福感受了。雖然以分子狀呈現的還不是佛法所說的究竟實相,但就如書中作者所說,見到一切平等相的身心經驗是多麼的美妙幸福。這不禁令人反思:眾生因我執而不能見到諸法平等,終生在分別妄想中追尋、爭逐,是不是始終都是與幸福努力的背道而馳呢?

  有心學佛修行的人,利樂眾生乃是當然的事。當自己利益與眾生之利沒有牴觸時,可能實踐上還沒有特別困難,但一旦兩相利益對逢有所衝突時,能否以眾生為重,那就很難說了,每當面臨這樣的情況,能放得下自己、能斷貪瞋之心嗎?大多數人可以相信無私是快樂的,但我們總是對此裹足不前,寧可作一個自私的苦悶者,卻不願成為無私的快樂人,這是多麼弔詭又隱含微妙的道理啊!

  第三世多杰羌佛開示教導:「要把眾生的利益擺在前面。」這看似簡單易懂,實是甚深法義。如果我們時常將此憶念在心,處處考慮到眾生的利益,日積月累,行久功深,煩惱己利的我執習性必將漸漸淡薄,這自然就是走在幸福快樂隨順解脫的道路上了!

佛弟子 莊顯琛

2019年5月3日 星期五

不要偏離主題



        我們時常勸人不要執著,因為見到他人的執著是十分容易的,雖然我們也會告訴自己不要執著,但是要真正察覺到自己的執著卻似乎相當困難。

  近日,恭聞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法音,有一段自己受用的大意是:「執著是一種抽象的概念,我們自己或許以為並未執著,其實是執著的。譬如:師父教導弟子修法,告訴弟子:『對修法過程產生的現象或境界不要執著。』結果弟子在修法中出現了某些現象,於是向師父匯報。師父說:『不要執著。』弟子回答:『我沒有執著。』其實這就是執著了。要不然,弟子平常吃飯的事為何不會向師父報告呢?」
  
        佛陀將對治執著的方法,進一步再闡述:「修法中結手印、持咒、觀想等整部法就是一個主題,修法中與此主題不相關的境象不要去管它,整個過程就是將這修法主題隨文入觀依儀軌完成,不要偏離了主題。」

  聆聽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使我聯想起禪宗的一個公案:「有人請教禪師如何用功?禪師答:『餓了吃飯,睏了睡覺。』來者再問:『一般人生活不也是吃飯、睡覺嗎?這與禪師用功有何不同?』禪師答:『不同!不同!一般人吃飯時不好好吃飯,百般挑剔;睡覺時不好好睡覺,千般計較。』」
  
        不論吃飯、睡覺或做任何事情,都有一個主題,也都是一個主題,但是我們往往不是好好的專心完成這個主題,而是在做一件事的過程中,被許多不相干的情境、念頭給影響了,並且執著了它們。我們常說要「活在當下」,但面對一切卻總不是那回事,或許這也有些抽象吧!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好好完成主題,不要偏離主題」的義理,以及上面公案的啟發,使我對遠離執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同時也從法音中學習到覺察與實踐的方法。稽首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學佛修行自然也有主題:「了生脫死、悲智圓滿」,這就是學佛的目的,也是主題,因此與此背道而馳乃至與此不相關的,都不要去執著,而且應當拋棄、遠離它,《金剛經》上說:「法尚應捨,何況非法。」如果我們對佛法不了解,或者一知半解而錯解了法義,那縱使自己覺得是在認真修行,以為是邁向解脫的道路,但事實上卻是朝向輪迴前行而不自知,所以有心學佛修行的人,聞法是極其重要的。
  
        現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降此世界,如法緣成熟能於佛前聞法,親聆法義,當然是累劫難逢最幸慶、最殊勝的因緣;如若今生無此殊勝因緣,而能於正法道場恭聞佛陀法音,親聞佛音如佛現前說法,亦是無上福報;如果無緣恭聞法音,而能經常研讀阿王諾布帕母老人家所著《六論》或經、律、論三藏,則也是一種聞法修學的途徑了。
  
        無明是眾生於六道生死輪迴的根源,佛陀為眾生說法揭示了宇宙人生的真諦,故聽聞佛法開示主要是樹立正知正見,以照見諸法實相,窺破無明煩惱的假相,而朝向解脫成聖的目標前進。學佛修行如不多聞法,不將法義深入領解,在生活中必然怨歎世間不圓滿,甚至以偏邪的觀念行事,則非但不能察覺自己偏差的言行,而且還會迷失在堅固執著中。
  
        我們經常因憂懼而執著、因貪愛而執著,執著世間習以為常的觀念,執著心中自以為是的想法,雖然有心想要學佛修行,但卻始終落入重重的我法二執中,而偏離了正確的道路。然而無論我們對佛法的知見程度如何,「修習慈悲心與增長智慧」此一修行的主題是明確的,如果我們能時時刻刻不斷檢視自己的身、口、意:「這是智慧者之所為嗎?這是慈悲心的行舉嗎?」從而修正自己偏差的思想行為,則自我堅執的習性將逐漸轉化。所以,誠心正意、虛心學佛的行人都應當敏銳的覺照自己,一直努力下去,不要偏離了修行的主題,以完成自覺覺他的學佛初衷!

佛弟子 莊顯琛

2019年4月30日 星期二

傳承的流失與真實義



         現今佛教中許多教派宣揚傳承是走上學佛正道的指南,這種觀念深植人心,導致不明就裡的佛弟子們將傳承作為認定正脈佛法與否,或成就解脫的依靠。只信從傳承已變成目前一種社會現象,然而是不是真的這樣呢?難道正脈傳承就必然代表擁有真佛法嗎?佛弟子應依釋迦佛陀探索真諦的典範,進一步去深思觀察以了徹其真實義。

  我們從世間的現實來說,能夠家傳三代都是名醫,照常理是很不可能的,第一代儘管是神醫,第二代是名醫,但第三代還能是名醫嗎?同樣的,四代都是名廚的事實,在這世間也可以說是沒有的,第一代是御廚,第二代或許還是御廚,但第四代可能就是路邊擺攤的了。從這世俗的道理,我們就可以看到所謂傳承的流失。但或許會有人持反駁的觀點,認為佛教的傳承是佛法,不能拿世間法的現象來相提並論,對有這樣想法的人,我只能感嘆他們的膚淺無知。因為藏傳佛教各大教派中,最初佛法傳承的源頭都是完整無漏的,傳承中如蓮花生大士、瑪爾巴大師、阿底峽尊者、宗喀巴大師……等大祖師們也確實都是我們敬仰學習的佛菩薩,這是無庸置疑的,但如果將後來一代一代的傳承都標榜如大祖師們一般,以為身背正宗傳承就一定持有正脈佛法,這就不能不令人深入探思了。

  在西藏,歷代的達賴喇嘛被廣為流傳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果真如此,那為何其中有好幾世達賴喇嘛的壽命都很短,甚至還未成年就離開這個世界了呢?觀世音菩薩悲願廣大,既然來到這個娑婆世界,怎麼會不多住世以救度更多的苦難眾生,而是小時候就夭折了呢?再說,現今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許多年前曾到台灣,當時公開提到因西藏佛教中沒有比丘尼傳承,因此特來台灣尋找。身為佛弟子的我們想一想,難道觀世音菩薩會不知比丘尼傳承而需要到台灣來尋找嗎?還有,佛菩薩是平等對待一切眾生,而達賴喇嘛卻主張、推動西藏獨立,試想觀世音菩薩會有民族意識、政治考量嗎?

  又第一世薩迦天津大乘法王被視為文殊菩薩的化身,但歷代來的薩迦天津有否證據,能確信是文殊菩薩再來?歷史久遠的或許不容易正確考據,但這一世薩迦天津如果是文殊菩薩的化身,那是否五明具足、顯密圓通,還是只講空洞理論,無法展顯聖量?主持火供法會是勝義火供一彈指即將火點燃,還是和一般法會相同,也是人為點的火?為弟子灌頂傳法,能以真正證境功德持灌,依法義規定神通顯境表法圓滿無缺嗎?又其有多少學法弟子得到佛法成就,實際展顯聖量,公諸於世呢?最讓眾生失望的是,這一世的薩迦天津親自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寫過認證書,卻違背釋迦牟尼佛的教誡,打妄語、說假話否認自己做過的事。大家想一想,一個喪失倫理道德、違抗佛陀教誡、犯戒誑騙眾生、連凡夫都不如的人,還會是菩薩、還有真佛法嗎?

過去西藏,僅一個噶陀寺就有十萬多化虹身的大成就者,但近百年來,全世界又有幾個法王化虹身了?更進一步問,哪一位法王化虹身了?佛教在目前這世界看起來似乎很興盛,佛教徒很多,但佛法畢竟是要講實證,有沒有解脫的事實才是最重要的。很多著名於世界、弟子數十萬乃至上百萬的大法王、大法師,他們臨終是怎樣可憐病死的,這就是傳承的結果嗎?難道佛弟子們不應該冷靜下來思索這個問題嗎?


  選擇上師需要特別小心,不要看表面地位,不能盲目信從傳承。傳承法脈可以人為編造,傳承根本就不能代表個人的是否成就和持有完整正法。傳承是用來參考脈派的基礎,是接收加持的法源。真正的聖德上師要從佛法道量上選擇見真源,選擇標準是除了理論經教,必須見其實證功夫道量。佛法的本質不是空假的理論,唯有具菩提心行和有實際聖證量才是真佛法的本質,有真佛法才是真師,而上師的真佛法道量境才是我們解脫的依靠。

  我是個愚鈍的凡夫,因有福報恭聞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無上殊勝圓滿的法音,得以領受真實的義理,非常感恩,也很感動。我想到有很多具足善根真心想學佛修行的佛弟子們,就像過去的我一樣,因為無緣得遇正宗如來正法,而始終迷失在被虛誇、扭曲的資訊中,障礙了前進解脫的道路。對這些眾生的離失徬徨,我感受特別深刻,心中不忍,因此寫下了本文。希望大家多思惟上述這些問題,生起正見智慧,找到有真佛法功夫的聖者上師以為依止,在此並祝願一切有情皆能得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依教奉行,共證菩提。

佛弟子 莊顯琛



2019年4月27日 星期六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190104號)- 關於聖天湖的水、石、沙子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190104號)
關於聖天湖的水、石、沙子

根據我們向地質部門取得的報告,證實正如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的,聖天湖地下有水晶湖泊,湖泊中的水質非常好,另外還有世界上唯二的從南到北兩條地下暗河之一的大江河,湖泊中的水不是暗河中的水,因為它們水平面差別很大,水晶湖泊的水平面是2720英呎,而水晶湖泊外的水平面則是2700英呎,自來水公司在佛教城聖天湖地面上打了五口井,對外銷售以供民用、商業、工廠等用水,佛教城自然是極其殊勝吉祥之地,但是有佛教徒去了聖天湖,把湖泊中的水打回去喝,把佛教城地上的石頭和沙拿走,宣說是聖沙、聖石。這是胡亂講的,現在必須嚴肅認真地告訴大家,這種行為是不淨業的行為,是不應該的行為,這就相當於去一個寺廟,把寺廟的東西私自盗竊,偷竊他人的東西還是一個守清規戒律的佛教徒嗎?我們只能為寺廟添磚添瓦,怎麼能私下偷偷拿走佛教城的東西呢?更為愚痴的是,聖天湖地下的水好,那是由於經過自來水公司的過濾處理,而你們去湖泊中打的水是不衛生的,比如隨時有幾百隻野鴨、飛鵝、野鳥在水上遊戲自如,他們身上難免有細菌,加上湖水很多年沒有掏過,拿這個水去喝,會對身體不好的,請大家不要喝聖天湖裡的湖水,不要私自到佛教城帶走湖水、石頭、沙,那些並不是聖水、聖沙、聖石,請大家不要胡思亂想,如果把這個水都說成是聖水,簡直是誤導他人,拿走湖水、石頭、沙的人,請自行送回聖天湖,再不要拿到聖蹟寺來了,因為被你們拿走送回來的石頭、湖水和沙已經把聖蹟寺堆成災難了,聖蹟寺不會再收你們拿走的這些石頭、沙和湖水了,寺廟人力不夠,無法代收這些石頭、沙,代你們處理,非常抱歉,謝謝你們的合作。

世界佛教總部
2019年4月26日


2019年4月25日 星期四

學佛心路歷程分享(楊友善)


學佛心路歷程分享  

  記得那是一九七五年,我剛接觸到佛教,即對佛教產生強烈的信念,我內心深深知道這是一條自己今生必定要走的路。我為了學佛修行,先後在各地拜見了多位法師、仁波切,從顯宗到密宗都有,其間參加過的法會難以計數,也聽過不少人講經說法,並且參加過不同的灌頂傳法,如卡盧仁波切的時輪金剛灌頂、夏瑪巴仁波切的觀世音菩薩灌頂等等。十多年過去了,雖然走訪過無數的道場,但始終無法得到真正的受用,除了不能滿足我渴求正法的心靈外,在修持上也無法有更上一層樓的突破。

  我常在夜深人靜時,反覆思索一個問題:倘若這世上還有真正的佛法,還存在正知正見佛法的話,學佛成就的人應該會有很多才對,但為何我這些年來到處尋求遍訪所見到的,學佛修行得到成就的人卻是寥寥無幾,更不用說實際親眼見到佛法的證量聖境,難道我們現實人間真的已經沒有佛法了嗎?每當我想到這裡,頓時內心就有無限的感慨,對於自己的生死解脫,也感到非常的惶恐。

  在追求正法未果失望之餘,我甚至於一九八七年,許下決心前往西藏繼續尋訪,祈盼能夠求得正法,無奈亦是無功而返。

  在學佛過程中,我發現很多佛弟子由於沒有得聞正法,所以他們都有錯誤的知見。舉例而言,對於「出離」的詮釋,就有二位出家人要我出離,與他們一起學佛修行,並說這樣才能成就。於是,我請示他們:「何謂出離?」出家人說:「出離就是你自己一個人離開家出來修行(即是出家之意)。」我一想,我根本就做不到他們所說的,最後只有黯然離開他們。以後,只要我一聽到「出離」兩個字,內心就生起一股莫名的壓力。在當時,我因無法分辨他們所說的是否正確,就這樣被誤導了好多年。

  到了一九九四年時,我心裡想既然找不到真正的佛法,鑑於末法時期一些佛教團體都很複雜,加上受廣欽老和尚的影響,於是下定決心乾脆就一個人在家老實念佛,從此杜絕外面的一切活動,不再聽人講經說法,連法會也一概不參加。

  每天在家做早課,獨自念佛修持十餘年,原以為今生自己與正法無緣了,想不到柳暗花明,竟然我夢寐以求的因緣成熟了。在二零零八年五月,經由張敬文師兄的接引,我得以恭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

  當我第一次聽到佛陀說法的聲音,剎時我激動萬千,第三世多杰羌佛圓融精闢的說法,激盪著我塵封已久卻又渴望正法的心靈,我確定這就是數十年來我一直尋尋覓覓真正所要的佛法。

  聞受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我終於找到了通往佛國之路,經過不斷的聞法學習,樹立正知正見,我的心豁然開朗,以前從未曾有過的充實感與日俱增,現在我感覺自己很幸福,我非常感恩第三世多杰羌佛。

  在拜讀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什麼叫修行》後,讓我恍然大悟,原來「出離」並不是離開這裡到另一個地方去,而是要有脫離輪迴之苦的決心,時時欲求解脫。修行就是出離輪迴,解脫諸苦,深知輪迴中不但自苦,而且一切眾生父母也在無常苦痛中,因此自願作因地菩薩,自利利他。由出離諸苦的心而生大悲心,由大悲心行而生發菩提心,利益一切眾生。

  聽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我感受最深刻的就是因果與輪迴。明信因果,可以敞開心胸面對週遭所發生的一切事情,無論是好或壞皆能泰然處之。惡果是我往昔所造惡因緣熟感報,自作應得無可逃避,而我行善感果帶來的福報,願作饒益與眾生分享。深信輪迴,可以讓我們體會生老病死苦,內心時時感到無常就在你我身邊,有了這樣的知見,要守戒就不會很難,從而警惕自己不要去犯錯,對修行學佛真的助益很大。萬劫千生得此身,爾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當今始祖佛多杰羌佛真身降世,正法現前,如果我們再不好好把握時機努力修行,一旦無常到來,那將痛失此生的大好機會,也將承受輪迴之苦。

  我的口才不好,就算有很多想法,也不擅表達。學佛一路走來,雖然聽過許多佛學講座,知道講得不對,但是也說不出其所以然,直到逢遇真正的如來正法,聽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才找到答案解開了心中的疑惑,甚至改變了我的個性。

  最近,我有兩個感想:

  第一、凡事只要正面思考,便可解決許多困難。做任何事不要老是從負面方向去看,若能從正面去考量,就可得到正確的見識以解決問題,尤其能從不同的角度去觀察,內心就會產生不同的感覺,讓自己不再固執而堅持己見,許多難事就會迎刃而解了。

  第二、要說服一個人有很多方法,但只須把自己內心最誠懇的言語表達出來,且能設身處地的為他人著想,就能感動多數人的心。對人不誠懇、也不從對方的立場去思考,如何能說服別人呢?從別人的立場出發,說出懇切的話,可以讓自己為人處事更彈性、更圓融。就如同在工作中,有許多事情需要以「誠」服人,才能得到支持與幫助,如此一來事情便能順利完成。我認識一位成功的企業家,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因為他的誠懇而創造了一個保險王國。

  就像我說的,我口才不好,但以上的感想是我真摯與大家的分享。

  在此以誠敬之心感恩第三世多杰羌佛,由衷的希望一切眾生都能聽聞修學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人身難得,暇滿人身寶更是難得,願大家把握得遇如來正法的良機,此生好好的修行,福慧增益,成就解脫。
楊友善


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

聖蹟寺光明祈福燈


轉發-- 聖蹟寺光明祈福燈

寺將在燃燈古佛殿完竣後,為大眾提供《光明祈福燈》。


   《大智度論》曰:「如燃燈佛生時,一切身邊如燈,故稱燃燈佛或錠光佛。」燃燈古佛殿啟建於曾是多位佛陀於虛空中降下甘露之聖殿,該殿完工奉請燃燈古佛像入座,開光後正式成為燃燈古佛殿,為信眾設燃燈供奉燃燈古佛,其功德無量,因此在曾降甘露之聖殿的燃燈古佛前點燈,將會是全世界所有點燈殿堂中最殊勝之吉祥祈福大事。並有位比聖德更高的大聖德在燃燈古佛前為燃燈者誦經、修咒,並追加功德,每日均有法師持咒、誦經、修法,在燃燈古佛供燈前為所有燃燈者祈福,祈願身體安康、事業成功、生意興隆、福慧增長、學業順利、國泰民安,其殊勝及加持力是非比尋常點燈之殿堂。


   為應各界善信熱烈反應,現先提供網上及現場報名,歡迎大家前來虔誠點燈祈福。


   所有燃燈報名表會與功德金收據核實後,上呈大聖德祈福追加功德,若報名表與收據不符者,則不符合條件上呈。


   凡燃燈祈福之名單會依序造冊並加蓋印章,公開提供大家至本寺自行查看核實。如果公開榜表沒有你的名字,說明你並沒有辦理燃燈祈福手續,如果你交了費用而沒有名字,請你提供你的收據與聖寺僧眾們聯繫。寺不是一個普通的寺廟,是絕對公正行持佛教正法之寺,為了杜絕循私舞弊,沒有住持,沒有監院,包括知客師都是多人承擔,都是集體研究共同決定,所以是目前在世界上唯一一座集體領導的寺廟。


   該寺有具備上尊、教尊、孺尊,三尊加持,輪流修法服務信眾。不久前該寺舉行了大摩訶薩玉尊的現量伏藏大法,該寺佛事甚為稀有殊勝,勝義火供大法和大摩訶薩玉尊的現量伏藏法、為外道天神們舉行的皈依法,因此目前只有該寺才建立了真正的內密壇城。建壇的攔殿金剛杵重達1000斤,至今仍照常安設在本寺大雄寶殿正門前。


   點燈方式可分:個人〔全年〕及全家〔全年〕
如點燈十年或終生者,請與聖寺知客師聯絡。
報名方式:
      1.現場報名,請至聖寺報名
      2.網上報名,請點擊以下鏈接 https://zhengfazixun.org/lamp_apply/

         有關光明祈福燈報名之相關事宜,請電郵至 
           blessinglamp@gmail.com

聖蹟寺
2019年4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