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30日 星期日

聖德釋證達孺尊介紹





延伸文章:

百年未聞的比丘尼








      20181228日,克千旺扎公博上尊去聖蹟寺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傳法,就在這殊勝的日子裡,聖蹟寺僧眾報告總部說:「我們把因海聖尊法相顯聖報告給了旺扎上尊說:『原來供奉的兩張因海聖尊的法相,現在大家站在相同的遠近距離,看聖尊法相,奇怪的是一眼就能看出供在觀音菩薩銅像前的那一張法相,比供在側面牆上的另一張法相大很多!兩張尺寸大小一樣的法相竟然一張變大了。拿尺子一量,兩張法相的體積完全一樣,絲毫不差。』這幾天大家來廟上禮拜觀看後,在留言簿上紛紛留言,恭敬禮讚這個公開觀禮的聖蹟,他們深知遇到了真正的如來正法大法,歡喜得難以自抑。上尊說:『同等遠近觀看兩張同樣尺寸的照片變成了一大一小,是絕對的大聖蹟,其實你們把顯聖的位置再多加一倍,用兩丈遠,曾經供奉聖尊金剛法體位置的那一張法相,也照常會比側面近一丈距離的要大三分之一。』我們馬上到觀音殿,按照上尊的法旨,把顯聖相的位置用兩丈距離,不顯聖相的位置用一丈距離,這樣實地恭敬考證,果然曾經供奉聖尊法體的位置那一張法相,比起側面法相明顯大多了,我們走近用尺子把兩張法相再次比量,尺寸完全一模一樣,我們問上尊為何如此神奇,科學家都無法解釋這是什麼原因?上尊說:『因海長老受到南無羌佛的勝義灌頂,屬於本尊授承,他修大悲勝海紅觀音法,已證到巨聖德聖尊,與玉尊平等,超越上尊、教尊、孺尊,他是幾百年來難遇的大聖者,與蓮花生大師、瑪爾巴大師、宗喀巴大師、阿底峽尊者、六祖慧能大師、虛雲老和尚、憨山大師無異,更是超越了前輩祖師們留下的聖蹟威力,聖尊圓寂後二十多天,法體返老迴春,長鬍鬚,指甲、指頭長長,現在展顯了科學家無法解釋的大聖蹟,你們想一想,這都是前代祖師沒有做到的,他老不展現大聖蹟,怎表無生法忍、無上如來正法在我羌佛恩師所在處呢?』」


      聖蹟寺曾經供奉因海聖尊法體的位置上就是神秘無比,這是公開讓大眾瞻仰的,雖然距離遠了一倍,照常展現巨聖威力,不受任何影響,依然展顯聖蹟,加持著虔誠的瞻仰者。這神異就相當於北加州Santa Cruz的「神秘位」(Mystery Spot),一樣身高的兩個人,站在同等平面一丈遠距離的其中一個位置,有一個人會高很多,另一個明顯的矮,這公開參觀的「神秘位」是有巨聖在那裡留蹟,成了一個聖地。希望前來聖蹟寺的觀看者們要虔誠恭敬瞻仰,不要有不敬之心行,以免造業,我們要祈禱南無觀世音菩薩和因海聖尊給我們吉祥的祝福、加持,讓我們幸福美滿,能獲得如來正法,福慧圓滿,早證菩提。


      為此,總部特發公告,虔誠者人人均可去聖蹟寺瞻仰此一聖蹟,祈求加持,願一切吉祥!!幸福永昌!!!



                                         世界佛教總部

                              20181230



2018年12月24日 星期一


因海聖尊于2017115日在美國加州圓寂後,法體移到世界佛教總部聖蹟寺的觀音殿供奉,在這一個月的時間,產生了一系列的神變,聖尊圓寂二十幾天後,開始神變,不但臉上皺紋一天天消失了,骨骼肌肉變得很豐滿,面色紅潤如活人,連鬍鬚都長多了、指頭指甲都長長了,成了圓滿的莊嚴相貌,金剛不壞身。圓滿百場聖會之後,因海聖尊的法體送至玫瑰崗聖地入供,隨著法會的起修,從遠方飛來了上百隻的鷹低空盤旋在法會聖地上方,法會剛一结束隨即飛入雲海之中不見了,連玫瑰崗的工作人員都驚嘆不已,聲稱從未看過這樣特殊的聖況,中華殯儀館還為聖尊的事蹟寫了證明。


在因海聖尊的法體送到玫瑰崗後,聖蹟寺的觀音殿觀音菩薩像前,在原本供奉因海聖尊的法體的位置上,只好供奉因海聖尊的一張法相,而在面對觀音菩薩的另一面牆上,還供奉有一張相同的因海聖尊的法相,因為這張法相,是從原來的五佛殿搬遷後移到聖蹟寺觀音殿的,這兩張法相尺寸相同,是一起印製、一起裝上相同尺寸的畫框。


想不到事隔約2年後的今天,2018年農曆1115日,突然有人在觀音殿大叫:「神了!神了!,因海聖尊的法相神變了!」這時大家發現,供奉在觀音菩薩像前的因海聖尊的法相,竟然看起來比另一張供奉在牆上的法相,至少大了三分之一,每一個人站在距離2張法相相同的位置,都很清楚地看到兩張法相的明顯大小差別,非常明顯,任何人都說一看就是觀音菩薩像前的法相大很多。當時大家取來尺子一量,這兩張法相的長度跟寬度竟然不差分毫,畫框尺寸也完全相同,明明一看就是至少相差三分之一的大小,但用尺子一量竟然是一模一樣,我的天啊!科學家要如何解釋呢? 


關鍵是這是公開擺在殿裡的,虔誠者哪個都可以禮拜瞻仰,事實就是這樣,大家這時才恍然明白,就因為這個位置曾經是供奉過因海聖尊的法體的聖位,因海聖尊再度展金剛威力,神異無比,兩張一樣尺寸大小的法相,竟出現了如此巨大的差異,這是因海聖尊給眾生留下的「幻化神異法相舍利」!可想而知因海聖尊的成就大到了什麼樣的程度!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才讓聖尊再度出顯神異聖境,因海聖尊是修大悲勝海紅觀音成就的巨聖德老和尚。


這麼多年來世界佛教總部從未設點供燈,但為感念觀世音菩薩和因海聖尊無時無刻為利眾生,也為眾生祈禱,本寺決定從2019219日開設光明燈,有信善男信女都可以在這個聖尊顯聖的觀音殿,為自己和家人、親屬、朋友、事業、健康、一切美滿,點祈請吉祥光明燈,本寺每一天都會有法師為你們在光明燈前轉經、轉咒、修法祈禱。


世界佛教總部 聖蹟寺
20181221



延伸閱讀:


《依止之師是了生死的聖者嗎?法依何處?證據何在?》


學佛修行,就選擇學習的道場來說,可能是依傳承、聲望、環境、和師兄姐是不是投緣等,基於對人事物的面向來決定自己的學佛歸宿,或許不是探究這裡是不是正知正見的法教、有沒有能了生脫死的佛法。

而判斷正邪的標準,或以徒眾多寡、團體大小,或講經述論如何來認定,如果傳說是某某菩薩轉世,眾口鑠金,似乎可信度就更高了。但應該沒想過:如果以隨眾多來認為是佛菩薩的話,那一國總統掌理的民眾更多,是不是更是佛菩薩了?一般當然不會貿然認為總統是佛菩薩,但以徒眾多寡取決,兩者差別在哪裡?因為能引經據典說法開示嗎?這怎麼知道解說經義無誤、沒有偏離了佛經?就以密宗學人廣為信受宣傳的「即身成佛」來說, 佛經紀載繼 釋迦世尊之後是彌勒菩薩成佛,這到底是要依宗派祖師?還是應依 釋迦世尊?

或許有人會說:我的師父是顯宗正統法脈,禪宗、淨土宗、第幾代傳人,講經圓融、說法無礙,或說我的上師是密宗正脈傳承,第幾代轉世,慈悲為懷、神通廣大、。法王、法師、尊者上師都是了生死的聖者嗎?證據何在?如果於法無據,那和總統是佛菩薩的錯謬有何差別?

是不是佛菩薩,畢竟口說無憑,真正解脫成就的聖者,開頂顯道,具六大神通,這是聖者本自應有的境地,具不具備相應道量,不是弟子自己想像、自以為是就能上算的,或許外道神通、邪魔歪道、凡夫騙子,也被宣揚或自稱是菩薩再來的應該也不少。到底拿什麼來證明?佛弟子理應不該在沒有經論基礎證據,打妄語虛誇自己的師父是了不得的聖者, 應比一般人更有探究真理的精神,但這在目前佛教界,普遍存在的人云亦云擇師現象,想想實在不寒而慄。
學佛當然是要尋求向佛菩薩學習,現今似乎也有很多被認證的轉世活佛、乘願再來人,但末法時期,哪裏來那麼多佛菩薩?做一個好人都困難。菩薩轉世有何憑據?佛經中說『菩薩從五明中得』,通俗的來說,菩薩當然是很厲害的囉,神通廣大、法力無邊,佛陀就更不用說了,能創作種種登峰造極、無與倫比利益眾生的美好事物,不論世界多頂尖的名醫、國際藝術大師、音樂家、科學家、,都無法望其項背,而且是全面性遠遠超越頂峰專家,這才有可能是佛陀、大摩訶薩嘛,如果盲目相信不具備五明的法王、法師是佛菩薩,卻對五明圓滿的巨聖不起信心,這和口口聲聲『依法不依人』就是自相矛盾的了!

而同樣的,聞受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法音的佛弟子,如何確信古佛住世說法?難道是網路報導、師兄姐們傳說來認定嗎?知不知道佛陀的必備覺量是什麼?依什麼確信是佛陀住世渡生?

佛陀必然是慈悲渡眾無量、說法圓融無礙,顯密圓通。能請佛陀來到虛空降下甘露。五明圓滿無上,而且是三者齊備才能確定是佛陀。法音說的理正圓明。身為聞法佛弟子,是這樣來認知的嗎?或者也是人云亦云就相信呢?

以一般信眾的佛學水平,很難正確理解怎樣是說法圓融無礙,總相信自己的師父是慈悲渡眾啊、解說經義很有道理啊。但是不是真有渡生之實?確實能生死自由?如果說名聲是大活佛、大法師,卻生死不能把握,渡不了自己,說渡眾豈不是騙人?但弟子們可能繼續盲信宣傳喔。而相反的,面對教化出化虹光成就、坐化圓寂、燒出堅固子、預知時日等不計其數佛法成就者的師父,這不正是恆常思念仰望的佛菩薩嗎?但很多人並不願去關切,佛教徒跨越不過這矛盾與所知障礙,實在令人難過!

佛教徒常掛在嘴邊「人身難得」來勸教親友入佛門信佛教,但對於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已公開在世上許許多多多的佛法聖跡事實,卻可能從沒有想積極去了解,心裏還數落著不想學佛修行的親友,不懂得珍惜「佛法難遇」,我有這樣在自欺欺人嗎?佛弟子是要跟著不知能否了生死的法王、法師? 還是依學眾多弟子解脫成就的頂聖如來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何者正確應該不難吧?!

至於已經法緣成熟,不論是初學者也好、在顯宗或密宗學習過也好,來到有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法音的佛堂、聞法點,所思考的是古佛再來親臨說法,依於 佛陀法音攝受,不退轉的抉擇,或是還在道場風格、師兄弟形象、語言中徘徊去留?我到底是來學佛了生死?還是來看別人的臉色行為?

身為佛弟子是有深入落實「依教奉行」、 「依法不依人」?或者只在佛學名詞的口頭表面呢?我有仔細想過嗎?

佛弟子 金紅 合十




2018年9月25日 星期二

證達上人 發文

       近日我們有些佛弟子,把世界佛教總部公告丟在腦後,不知修行,不知以公告去鑒別正邪,只知道翻弄是非、搞矛盾,口說修行,實際上跟自己的言行不統一,成為假修行、假學佛,嚴重違背公告。希望佛弟子們把世界佛教總部《聖德高僧們對提問的答案》(聖德高僧們的三十五道重要答覆) 認真熟讀,落實在行動上。9月20日我們總部的主席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圓寂了,他在公告中已經說了他要圓寂,大聖德就是大聖德,說到做到,確實不能做我們覺行寺的住持了,而且也表明等不到古佛寺的奠基,他說等到最後一場法會,他會儘快圓寂,不會耽誤時辰,他說到做到。他是學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本尊法,達到了生死自由,像他這樣精準的生死自由,應無所住,說走就走,實在是百年難見的大聖德,從公告中的斷言,已經徹底證明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舉世無雙。現在望大家把《聖德高僧們對提問的答案》(聖德高僧們的三十五道重要答覆) 轉發,深入學習,學懂、學通,以滋長我們的正知正見,更好地利益更多的眾生。
慚愧比丘尼釋證達
2018年9月22日


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

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


佛教中的生死自由、自由掌控生死,一直都是個傳說,但在2018年9月,我卻親眼見到了!!
      釋迦牟尼佛的佛教在世界弘揚了兩千多年,支分派別,各立宗風。祖師們、高僧大德們,都離不開演說自己擁有的最好教法,標榜各自都能教人最終成就解脫。結果如何?事實證明,在實際的解脫中,歷史上真正成就的人非常少,而修法未得成就者甚多。取得顯赫成就的,如:達摩、慧能、憨山等,近代有虛雲、慧明、勝清等長老,又如有蓮師、宗喀巴大師、嘎瑪巴大師、阿底峽尊者、月賢王尊者等。但這樣的成就聖德何其稀少,尤其近百年來,末法時期愈入深透,真正的如來正法幾乎已經失傳了。包括現代享名於世的高僧大德等頭銜人物,到臨命終時痛苦而終,生死未能了脫,更談不上生死自由。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把如來大法帶到了人間,恢復了釋迦牟尼佛教法的本原,續佛慧命,更帶至了深化捷徑成就的佛教宗風。比如《解脫大手印》,比如“勝義內密境行法”的灌頂,以及無與倫比的修行法度,和至高快捷的成就法,更是史無前聖,說之不盡,道之不完。都知道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登峰、佛陀聖量,確實,都拿出了事實擺在那裡。可是,筆者想提示一個問題給大家思考,這是羌佛的成就,如釋迦牟尼佛一樣,是佛陀自身的成就,與我們沒有關係,真正與我們息息相關的,是要能教人成就。這才是至要至要!我們對此實地考察,的的確確,羌佛所教的大成就者歷歷在目,如悟明長老、意昭長老、因海聖尊,又如候欲善聖德,林劉惠秀聖德,趙玉勝聖德等等,在實踐中證明瞭羌佛所教的人取得了顯赫的成就。

而羌佛的弟子世界佛教總部主席祿東贊•慈仁嘉措法王,更是展示了生死自由的驚世記錄!
        祿東贊法王一生拜學過很多佛教著名人物,自1995年拜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以來,好似拾到了珍稀至寶。恰如漢人中唯一的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格西在答記者問中,說他自己學佛六十年,不如跟羌佛學一天!這是什麼概念啊!祿東贊法王學到羌佛傳的行與法後,放棄了所有以前學到的沒有效果的法,專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證量突飛猛進,福慧圓滿,2004年展示了大力王金剛之力,在勝義浴佛法會上,當眾抬起四千多磅重的浴佛蓮池取水,2009年當眾修法神識出體取得金剛丸,最終明心見性,證到了法身,有銀盒帶至今傳世弘揚。
        2015年台灣覺行寺興建籌備委員會邀請祿東贊法王出任覺行寺方丈,7月16日祿東贊法王給覺行寺興建籌備委員會的信中,告知他不能擔任覺行寺的方丈,因為他沒有因緣了(見《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復-第十八道答案》)。
        在2017年依固聖德的文章《我敢保證功德與罪業、佛降甘露》中,引用了祿東贊法王的原話,告訴廣大行人他等不到古佛寺奠基了:“……我祿東贊•慈仁嘉措,根本沒有資格做古佛寺方丈……任古佛寺監院都還不夠格呢,更何況我已經沒有瞻仰禮拜古佛寺的因緣了。……我雖然對生死有把握,但到了佛土再返回人間,我就沒有把握,因為不知道阿彌陀佛批不批准我返回人間現身禮佛,除非南無羌佛恩師召喚我。” 如此有把握的預知生死,是何等大法才能得到的成就啊!
        世界佛教總部在2018年的第20180102號回覆諮詢中說:“今天總部兩位董事去請示法王,有人問法王什麼時候圓寂,祿東贊法王說,他是修第三世多杰羌佛本尊法成就了生死自由的,他會盡快把最後一場法修了,寫下決定圓寂書就圓寂,不會耽誤時辰。”聖德組的聖德們聽了,立刻進入擇訣觀照,發現祿東贊法王已經圓滿證達三段金釦上尊位!
        法王能如此斷言,為什麼?當今這個世界,哪裡能找到如此生死自由的佛法?已有近百年沒有發生過如此震撼世界的佛法了。法王說他要等到最後修完一場法就盡快圓寂,他要等的是什麼法?他又要留下一份什麼樣的決定書?反正很快,無非就是等一場法會的時間而已,是空洞的說辭還是真實的大法,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2018年9月,祿東贊法王祈請佛陀恩師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一場勝義的火壇大供,他說:“用這最高最大的如來正法,來證明那些在社會上打著宗派傳承旗號的人物是凡是聖,是不是失傳正法的佛教外行。這些帶邪惡見的人,他們在網上社群中大力破壞誹謗羌佛恩師的行與法。我們唯有這樣,才能破邪顯正!”
        羌佛說:“你錯了,不能為了自己讓別人難過。我修不了這個法,就是要修也只能按儀軌念誦而已。”祿東贊法王又說:“就算不為佛陀恩師自己證明去修,也要為如來正法,為整個西方世界的眾生息災祈福,為祿東贊弟子我祈請正法、圓滿資糧而修啊!”羌佛說:“既然為整個西方的正法大事因緣,為利眾生而作祈福,你放心,這場法會要修,就算我不修,也會有巨聖德來修。”
        9月17日,由一位金屬製造專家領隊趕製了一具黃銅壇爐。9月18日,祿東贊法王處的宣慧師姐送來了燒護摩火供用的檀香木和木炭等。9月19日,“勝義火供大法會”在美國聖蹟寺正式開壇舉行。“勝義火供法”是除障增福法中之王,只在八十年前由西藏的頗邦卡大師和康薩仁波且修成功過,之後漢藏兩地的所謂火供法都是書本和口稱是勝義修法,實際上沒有聖境展顯,只是儀軌念誦、世相顯修。而9月19日美國聖蹟寺的這場由巨聖德主持的勝義火供大法會,金剛佛母親臨虛空,全身藍色放光,身高巨大,網路文章說有人看到金剛佛母在虛空中用手指彈出一道閃光,壇爐就燃了,而我訪問了好幾個人,他們看到的不同,他們看到的是藍色金剛佛母顯形在虛空,高大莊嚴無比,變化身形動作,周身有電火網盤旋圍繞。護摩衛士剛一祈請完畢,金剛佛母眉間突然放出一道閃光射入壇爐,剎那燃起熊熊大火!當時壇爐中只有臨時放入的五塊檀木,怎麼會瞬間燃起熊熊大火?爾後,被捉拿在金剛伏魔缽中的妖魔拼命掙紮想要震蕩開伏魔缽逃脫,就在這震動的一剎那,金剛佛母眉間又放出一道火光射向伏魔缽,只聽“轟”的一聲,伏魔缽放出金光火焰,妖魔及行人黑業頓時化為齏粉,金剛佛母將魔魂收往佛土教化!法會現場近百行人驚撼無比,匍匐禮拜不止!
        法會上,巨聖德對行人宣佈:這場法會已經修了,法王祿東贊馬上要圓寂離開了。
        果然,祿東贊法王說了要等的最後一場法會就是這場法會,第二天,他便沐浴更衣,進入修法,在禪坐前擺上寫字台、筆墨、宣紙、塗改液,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下了拜別文書,當下坐化圓寂!各個寺廟的僧侶們聞悉趕到,法王早在最後落筆的剎那間,毫不拘束,瀟灑圓寂。此時眾人才恍然大悟,原來,祿東贊法王的拜別文,是為眾生指明如來正法大法的所在處,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掌控的,如釋迦牟尼佛一樣的,只屬於佛教而沒有派別的佛法!
下面是祿東贊法王寫下的拜別文:
“拜別文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恩師
      弟子祿東贊慈仁嘉措決定圓寂

      人生歲月集苦,奔走求道學佛。從師依止多位,廣欽宣化卡魯。頂果欽哲法王,薩迦不共道果,勤修苦練無效。感恩佛陀師父,解脫手印無上。密傳灌頂聖法,我達生死自由。現量見證為實,就此落筆離世,墨跡未乾圓寂。南無羌佛恩師
弟子東贊拜別。2018年9月20日”

祿東贊法王


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在預告的時間圓寂


祿東贊法王圓寂之前,自己磨墨寫下“拜別文”,落筆剎那,瀟灑圓寂


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墨跡未乾說走就走,荼毗後獲得舍利堅固子,綠、青、黃、白、黑史無前例的五色舍利花,堅固雅齒舍利一枚,表所說如語實語。

維加斯新聞網:

終於見到了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聖蹟寺大雄寶殿

(攘瓊諾桑報導)2018年9月19日在美國聖蹟寺由巨聖德主持的「勝義火供法會 」在大雄寶殿與廣場之間正式舉行,功德圓滿。
參加這場稀世難逢的法會者,他們參加法會的因緣有兩種: 第一種直接參加者都是由一位玉尊、旺扎上尊、莫知教尊與祿東贊法王四人確定的聖德高僧與佛教寺院方丈住持、佛教機構負責人 。 第二種是隨緣參加,遇上了就遇上了,就參加了。
火供法是佛教的大法,尤其是藏傳佛教特別重視火供,在西藏、印度等地,連老百姓幾乎都耳熟能詳的息災、免難、除障、增福的著名大法。這部佛法,又名「勝義火壇護摩法」,但是往往上百年,難有一場真正的「勝義火供護摩法」,而人們參加的恰恰都是常規火供法。 「勝義火供護摩法」與常規火供所產生的加持力是天地差別。一步與萬里之遙。
旺扎上尊和二位大聖德說到他們的親身經歷,近百年西藏有著名的大日如來頗邦卡大師和大月如來康薩仁波且修過此法,其中一位二段金釦的大聖德說:「我學了這個法,但沒有修成功,看來是道力和工夫還差,還需要努力。近幾十年來還沒有看到過哪個大聖德、大法王、大法師把勝義火供修成功的,勝義火供如果沒有修成功,就會只能作為普通火供的作用。」那麼成功與不成功的差別在哪裡呢? 首先,常規藏傳火壇供,或東密傳承火供(柴堆大法會),被人宣稱如何了得,我經瞭解後,結果,在點火時都是用人工點火,其加持力,怎能沾佛聖點火之邊?勝義火供就不同了,它必須祈請九位如來及金剛佛母,般若佛母,護法聖眾,親臨火壇,由虛空駕臨的金剛佛母親自點火,這才是真正的勝義火供。
這場勝義火供法會,參加的善信分列大雄寶殿內,眾目睽睽,近距離親眼目睹法會的過程。火供壇上要施用非常多不同的法器,火供壇是臨時打造的新火爐,不用任何電器和火器,就是一個純銅乾淨的爐子。有一個平板桌和所有法器,包括火爐,由志願者十多人在現場從上到下清洗得一乾二淨,將火壇爐放在平板桌上,裡面放上木材,檀香木,平板桌當時抬近大殿門上。主法巨聖德依法觀修,在約五十米遠左右是主法巨聖的法座,「點火衛士」是一個一段金扣的聖德波迪溫圖孺尊擔任,他將火籤浸上酥油,一步一咒字,走向火壇爐,大約隔六米遠,本來要點火,突然改變主意,站住對高空喊:「這一場勝義火壇護摩法是南無巨聖德主修,請金剛佛母點火,如果金剛佛母不點火,弟子波迪溫圖就點了!」隨著深深行了鞠躬禮。巨聖德站在遠處大聲喊道:「請金剛佛母為眾生除障、增福護摩點火!」話音剛落,突然虛空金剛佛母出現,我看到藍色金剛佛母用手一指彈入一道閃光,壇爐就燃了,壇爐在絲毫沒有火的狀況下,突然熊熊烈火燃起, 嚇得波迪溫圖連跑帶跳,轉身勒頭便拜,現場人人近距離看到火焰突然燃起,當下就地磕頭跪拜, 興奮無比,依儀規展開祈願燒護摩。
有一位佛教徒主動把勝義火供用的金剛伏魔鉢, 倒扣在一小平板桌上。 依據法義,鉢會收攝火供場中所有人的魔冤惡業,鎮服在鉢中,魔冤妄圖逃出鉢外,用盡全力將鉢發生震動,此時千鈞一髮之際,聽到「轟!」的一聲,金剛佛母一道閃電將鉢內惡魔與黑業化為齏粉,魔魂再由佛菩薩將之帶到佛土,嚴加管教。
巨聖德在遠距離,沒有接近過任何法器或法桌,接著修「暗送菩薩一表」大法, 現場所有人但見鉢口密合于平板桌的金剛伏魔鉢「轟」的一聲巨響,火光如閃電從鉢邊旋起旋滅,接著由會眾起鉢翻轉,鉢下、鉢內已空無ㄧ物,暗送菩薩的「一表」已被取走,無影無蹤活生生在眾目睽睽監看下,竟然消失了。「暗送菩薩一表法」修成功了!而被焚燒的魔屍,奇臭無比,甚於世間諸臭,凡聞其味者無法抵抗 ,個個五官變形 ,勝義火供的實相法已經達成圓滿。
據了解,八十多年來沒有出現過勝義火供法,都是在講理,沒有佛菩薩出現,無論任何人修的,沒有出現過真正這樣實相顯法的勝義護摩法會。也就是說,在西藏地區與印度等世界各國,八十多年前有過這樣殊勝的火供法會,現在是第二次出現,讓我們親自在現場見識了真正如來正法的至高偉大。
還有更殊勝的,這一場勝義火供法會除了勝境空前,威力無窮之外,火供壇煙在大殿上升,壇煙在整個大殿上空密布,可頂上的煙霧偵測器卻一聲不吭, 這實在太神奇,在這大殿只要抽一支煙,抽到一半就會響警報並撒水下來的, 勝義法會上佛菩薩的力量,竟如此殊勝微妙。
就這樣,勝義護摩火供出現無比殊勝聖蹟,參加法會的善信十分激動, 連著名的莫知教尊也失了定,興奮地五形異位,眾人盡其供養巨聖德,可巨聖德分文不受,讓他們各自收起來了。
自此在這個世界上聖蹟寺建成了真正的內密壇場,因為大家親自見到了「暗送菩薩一表」,可是巨聖德說,最好還是你們自己找大聖德「上金剛三杵」,這樣才有供在那裡的實物,來體現內密壇場是真正建立了。
我親自參加了這場實相勝義火供大法,讓我深深感受到與大聖德講的一樣:「常規火供與勝義火供相比之下無非是九牛一毛的作用,小兒科而已。」難怪一位教尊說,「勝義火供由虛空金剛佛母現場點火與普通人工點火的火供功德,是幾千倍的差距。」
此次勝義火供所用壇爐、供桌和相應法器都會供在聖蹟寺,供人瞻仰。
說到這裡我要補充件最重要的事, 19 日勝義火供法會圓滿結束後,就在現場大雄寶殿裡,南無巨聖德宣布:「今日這場大法會已經修了,祿東贊法王等到了這場法會,這是他最後一場獲加持的法。」,祿東贊法王在前幾天的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中說:「等最後一場法會後他要盡快圓寂」。兩位法師還勸他留下來弘法度生,法王說:「有佛陀師父住世,我這樣的證量怎麼派得上用場!人生就是一場夢,早遲都要走,因緣和合,幻化而有,緣盡則散,算了,不住了!」他還說:「我的生死是我自己決定的,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跟趙玉勝聖德不同,要靠佛菩薩定時來接他。」這個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果然說到作到,在法會第二天9月20日,沐浴著袍,擺上文具於法座,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拜別文書說到「墨跡未乾圓寂」,能寫說「墨跡未乾圓寂」,那就是他一放筆就圓寂了。



2018覺行正康佛堂閉關

     期盼已久的閉關修行日,終於來到!這是覺行正康佛堂每年例行的活動,今年已邁入第三年。
       今天一大早載著師姐們趨車前往閉關地點,就在石門水庫附近。抵達時,看到週圍環境,果然是風景優美,空氣清新,令人心曠神怡,感覺好舒服呀!心裡想接下來二天的活動一定會有很大的收獲。
        不一會兒大家都差不多到齊了,開始佈置壇城、整理場地,人多好辦事,我們很快就完成所有的佈置工作,於是大家開始進行閉關的流程。
        二天的過程中我們共修司規、金剛瑜伽圓滿法、恭誦二十一尊救度母禮讚經、佛說吉祥經,共同禪修,跑香靜坐,個人修法,最後我們還放生結行。
        讓我感受最深刻的是禪修課,我的印象中禪修就是坐在那裡動也不動,但是,這次很感恩 上人孺尊指派法善師來指導我們,讓我們知道真正原汁原味的禪修是什麼樣子?
       禪修一開始我們先恭讀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第四十號公告中 H.H.第三世多杰佛說的禪修大法,恭讀完後我們就開始依法修持禪修課程。
        我們一開始是跑香,分內外圈,內圈跑得較快,大家繞著圈一直跑,全神攝心專注,一聽到監香拿戒板敲地二下就要立即停止,不能亂動,如還有擅動者即挨板子打;再敲一下又開始繞圈跑。跑香約二十分鐘,跑完香就開始靜坐,靜坐是嚴謹自持,擅自亂動者要挨打,打瞌睡也要挨打。這次報名參加閉關時,心裡想應該是坐不住的,沒想到一柱香下來,我可以做得到不被挨打,不過腳真的麻到好像被電到,這次的課程讓我對禪修課產生了興趣。
        這次的閉關對於我是難得的休假,二天中不用煮飯、不用管小孩、不用管工作,只要好好用功如法修持,在二天的課程當中感受佛法的加持。很高興能與覺行家族的師兄姐們一起閉關,在二天當中感受到師兄姐們的貼心關照、團結互助、勇猛精進,感謝本次負責閉關活動的師兄姐,辛苦了!
佛弟子 劉星蘭 合十/覺行正康佛堂

2018年9月18日 星期二

上證下達上人率眾關懷教養院 致贈有機南瓜與物資

上證下達上人率眾關懷教養院 致贈有機南瓜與物資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總住持孺尊證達上人平素慈悲利生護生,2015年於苗栗開始籌備啟建覺行寺,繼去年中秋參訪新苗發展中心及苗栗華嚴啟能中心,今年再次率同中華國際佛教聞修正法會以及覺行佛教協會眾多信眾等一行人,於 107 年 月 12 日上午分別到財團法人苗栗縣私立明德教養院及苗栗廣愛教養院秋節送暖,落實地方關懷。此次參訪除了贈送加菜金,除致贈日用品、食品等表示關心,苗栗縣是全省有機栽種面積全省之冠所在地,證達上人特地贈送含有生態、生命、生活~三生融合富含關愛生命意義的有機南瓜,期盼院中所有學員健康,生活平安吉祥!
  廣愛教養院董事長牛夢霞、負責人牛廣仁於民國83年即投入身心障礙者的教養工作,20多年來全身心致力於收容照顧18 歲以上的身心障礙者,秉持「廣開善門接納天下同胞,愛心永被造福萬物蒼生」的宗旨,無私付出,輔導身障者生活技能、就業,並帶動學員在大湖街上掃街, 推動社區環保回收,致力於提供身心障礙者在地化、社區化及全方位服務的努力與付出;苗栗縣私立明德教養院董事長呂鈺來以『受於眾託、施於社福』使命,落實關懷及以照顧社會之身心障礙者為己任,致力於提供身心障礙者優質化照顧服務及學習環境,證達上人參訪時對於牛廣仁、呂鈺來兩位負責人表達敬佩之意。
  弘法足跡遍及海內外,榮獲西班牙人道大十字勳章的證達上人表示,關心社會,慈悲眾生,是所有佛弟子應該要做的佛法事業,以具體的行動關懷弱勢族群,提供適時的幫助與溫暖,更是所有佛教徒的基本行持,為弘揚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釋迦牟尼佛教法,證達上人將於苗栗市南勢里宗教合法用地興建「覺行寺」,預計明年動土,預期將為苗栗帶來一股新氣象!秋節前夕的關懷慰問是一個拋磚引玉之行,未來「覺行寺」落成後,不但是一個學習到如來正法的佛教聖地,中華國際佛教聞修正法會、覺行佛教協會都將跟隨證達上人無私利眾的典範,落實關懷社會促進社會祥和與溫暖人間的行持。
  與兩中心的院生、長者一起提前歡度中秋,證達上人除關心其生活起居,並勉勵院生勤勞學習,培養自己的能力,將來可以自食其力回饋院方和社會。為普利眾生,覺行佛教協會恭請證達上人主法,將於107113~4 日假臺北和平籃球館舉辦《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佛誕法會》,祈求風調雨順、安樂吉祥、國泰民安,主辦單位表示,歡迎苗栗地區信善同往共沐佛光,苗栗縣民能更加安居和樂!
 與廣愛教養院負責人牛廣仁先生合影

 證達上人期盼院中所有學員健康,生活平安吉祥!

證達上人率眾關懷明德教養院與呂鈺來董事長及院生合影

覺行寺網站:

2018年8月14日 星期二

《我有在【學佛】嗎?》

學佛修行分享_《我有在【學佛】嗎?》

臨時決定要去美國參加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誕法會,想到佛陀師父在【學佛】中說的:『來見我,會有人首先與你面談,看你身上帶了這本書沒有,如果沒有帶這本書,沒有認真學習,我不會見他(她)』。因此趕緊請出經書,突然意識到自己根本沒有認真學習;想到 佛陀師父的用心,心裡很是羞愧。
仔細的加緊研學,盡可能的理解【學佛】經文中的道理﹑當看到『一日三審,日中三審』經文時,發現連佛陀教我們如何日中三審的方法,我都是含糊的,這許多年來,似乎反覆學習了許多法音,但這時看清了沒有聽懂 佛陀說法,更沒有珍惜法教,沒有照著做的自己。
『只要我們日常中,在我們自己的行為上,真正做到一個菩薩的境界,迴光返照處處檢審自己,那麼我們這個成聖解脫的因就種下了,最後我們所結的果就是菩薩的果了。』
『只要我們的惡習能馬上放下,我們能立刻迴光返照到自己的不足,而把眾生真正當成親人來觀照,真正的以菩提心來面對,付之實踐的話,我們已經是一個因地菩薩了,唯一差的就是三明六通證量智慧。』
佛弟子總希望能儘快求學到大法,解脫成聖,但這時反觀自己,根本是不相應的凡夫心行,與因地菩薩的境界毫不沾邊,連一個「行人」的條件都還不具備,卻妄圖大法!
『很多人滿身惡習,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臭皮囊,低級得不得了。所以我怎麼不難受呢?我隨時都很難受,除非弟子們改好了,我的難受也就減輕了。』
佛陀師父又說:『師父一不貪你們的財,二不貪你們的人,什麼都不貪,我唯一要的就是:想怎麼樣盡力幫助你們能成就解脫,這是我很實在地告訴你們的,誠誠懇懇地給你們說的,也是我盡最大的力量,來為你們說的這個法。』
從一句一句的「難受」,從「也是我盡最大的力量,來為你們說的這個法。」,多體會了一點 佛陀師父的慈悲,佛陀師父的苦口婆心,也意識到了自己的愚痴。
每當面臨大家要去美國時,總掛心如果這次沒去 ,是否會錯過什麼殊勝因緣,但在這次從學習【學佛】經文和佛陀在法會中再次說法強調要大家修行,對 佛陀一直都在傳授我們大法:「修行」,有進而深層的體會,想到自己必須更深刻的思維一些行持問題,而不是在還沒有淨化自己心行前希求灌頂傳法。
「2016年11月14日在匈牙利布達佩斯,那約一歲的乳幼小男童,捧起泥沙供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這個公案,讓我想到,佛陀師父不僅是從停車場走到山頂,而是從美國來到匈牙利,往昔的善因就是要成熟如今這個果實。
費心思索如何遇上灌頂傳法?還是爐火純青修行,自然成熟殊勝法緣?我對佛法和佛菩薩是抱持著什麼樣的知見和信念呢?
祈願這次佛誕法會,我和大家都更體解 佛陀時時觀照眾生,加持利益眾生解脫成就的慈悲。
感恩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