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2日 星期日

恭賀佛誕浴佛法會



恭賀浴佛法會

恭祝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佛誕,中華國際佛教聞修正法會謹訂於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十二日,於苗栗南勢里覺行寺地舉行系列法會:
5/12日恭賀佛誕浴佛法會;
5/11日大悲觀音加持法會;
5/10日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我今淨心浴佛身  祈佛賜我障消除  五濁衆生離塵垢  同證如來淨法身」,敬請諸位善信大德蒞臨,廣邀有緣親友參加,共生法喜,同霑佛恩。
法會報名之相關資訊,將於近期公布[覺行寺]網頁,請密切關注!
法會報名系統請登錄 https://bit.ly/2GdlDYR
報名請依網頁報名步驟填寫資料以完成報名;

另,《大悲觀音加持法會》依網頁訊息報名後,將由主辦單位回覆《入場編號》及《報到注意事項通知》始完成《大悲觀音加持法會》報名

2019年5月6日 星期一

解脫之路~莊顯琛


解脫之路

    學佛是大丈夫事,非王侯將相所能為。西方哲言說:「國王將領能征服一國,但無能征服自己。」這與佛法的道理是相近的,但佛法所言是真諦,不是征服,是正觀自我的虛妄性,而放下執著,斷除我執。學佛修行到底是要解脫生死的,不是僅止於一般世間所說的道德行為、人格修養的層次而已,如果未能正確認知其中的差異,那終歸還是落入外道或世俗之見,非究竟圓滿的佛法正見。

  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東行說法》中開示斷絕凡情二十法——名、利、興、衰、福、樂、增、損、瞋、怨、氣、恨、謀、謗、奪、害、病、苦、別、亡,苦口婆心提醒行人,若執著凡情二十法隨其所轉,即是輪迴的根本。眾生因多生累劫的習氣使然,對某些凡情特別執著,難以改變調伏,但作為一個真正的修行人想到今生要解脫、要利益眾生,就必須不斷的精進,鞭策自己下定斷執的決心。如果我們以世俗的觀點,以為凡情二十法總是人之常情,只要減輕執著的程度,那應該也算是在學佛修行、走向解脫,這就大錯特錯了,有這種想法根本就不是「斷絕凡情」的正確知見了,對生死解脫而言,則還是徒勞之行。
  
    第三世多杰羌佛為眾生說法,譬喻凡夫眾生在平地開車,不論開什麼樣的車都不能脫離在地面道路上行走,在地面上行走就如眾生輪迴的路,沒得解脫,解脫之道就如同必須坐飛機或太空船,如此才能真正脫離地面,也就是必須斷凡才能入聖,才能脫離輪迴之路。

  如果我們對凡情二十法只是持以減輕執著程度的觀點來修行,那就像換一輛性能比較好的車子,或者開上快速道路一樣,以為如此就是正確的作法,很快就會到達目的地,但這還是錯了,因為不論速度有多快,怎麼樣也是脫離不了繼續在地面路上輪迴的事實。要走上解脫之路,那是一定要斷絕凡情二十法,斷除我執,所以此為大丈夫事,是悲智的決心。

  有關境界的虛妄無實,在《大毗婆沙論》中舉有一喻:「謂如有一端正女人,種種莊嚴來入眾會,有見起敬,有見起貪,有見起瞋,有見起嫉,有見起厭,有見起悲,有見生捨。應知此中子見起敬,諸耽欲者見而起貪,諸怨憎者見而起瞋,諸同夫者見而起嫉,諸有修習不淨觀者見而起厭,諸離欲仙見起悲憫,……諸阿羅漢見而生捨。由此故知境無實體。」由於各人的印象觀感不同,引發心理情緒的反應也不同,境界也就跟者不同,可見境相假有不實,只因眾生各自業力故而生好、惡之感,有貪、瞋之念。行人能明此道理,觀察自身,覺照自心,則可逐漸放下妄執,改變習性,獲得法益。

  有一位推動臨終安寧照顧、世人敬重的醫界先驅伊莉莎白.庫伯勒 - 羅斯,她於自傳中回憶在一次身心實驗的特殊經歷後,出現一種非常奇特的現象,那就是所見到的一切都是以細微的分子狀呈現,包括自己的身體也是如此,這樣的狀態持續維持數天,在這數天中她深刻體驗到一切的平等,而這樣的「平等見」讓她內心充滿著一生未曾有過的高度幸福,一直持續到狀態結束,往後她的人生就再也不曾有如此的幸福感受了。雖然以分子狀呈現的還不是佛法所說的究竟實相,但就如書中作者所說,見到一切平等相的身心經驗是多麼的美妙幸福。這不禁令人反思:眾生因我執而不能見到諸法平等,終生在分別妄想中追尋、爭逐,是不是始終都是與幸福努力的背道而馳呢?

  有心學佛修行的人,利樂眾生乃是當然的事。當自己利益與眾生之利沒有牴觸時,可能實踐上還沒有特別困難,但一旦兩相利益對逢有所衝突時,能否以眾生為重,那就很難說了,每當面臨這樣的情況,能放得下自己、能斷貪瞋之心嗎?大多數人可以相信無私是快樂的,但我們總是對此裹足不前,寧可作一個自私的苦悶者,卻不願成為無私的快樂人,這是多麼弔詭又隱含微妙的道理啊!

  第三世多杰羌佛開示教導:「要把眾生的利益擺在前面。」這看似簡單易懂,實是甚深法義。如果我們時常將此憶念在心,處處考慮到眾生的利益,日積月累,行久功深,煩惱己利的我執習性必將漸漸淡薄,這自然就是走在幸福快樂隨順解脫的道路上了!

佛弟子 莊顯琛

2019年5月3日 星期五

不要偏離主題



        我們時常勸人不要執著,因為見到他人的執著是十分容易的,雖然我們也會告訴自己不要執著,但是要真正察覺到自己的執著卻似乎相當困難。

  近日,恭聞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法音,有一段自己受用的大意是:「執著是一種抽象的概念,我們自己或許以為並未執著,其實是執著的。譬如:師父教導弟子修法,告訴弟子:『對修法過程產生的現象或境界不要執著。』結果弟子在修法中出現了某些現象,於是向師父匯報。師父說:『不要執著。』弟子回答:『我沒有執著。』其實這就是執著了。要不然,弟子平常吃飯的事為何不會向師父報告呢?」
  
        佛陀將對治執著的方法,進一步再闡述:「修法中結手印、持咒、觀想等整部法就是一個主題,修法中與此主題不相關的境象不要去管它,整個過程就是將這修法主題隨文入觀依儀軌完成,不要偏離了主題。」

  聆聽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使我聯想起禪宗的一個公案:「有人請教禪師如何用功?禪師答:『餓了吃飯,睏了睡覺。』來者再問:『一般人生活不也是吃飯、睡覺嗎?這與禪師用功有何不同?』禪師答:『不同!不同!一般人吃飯時不好好吃飯,百般挑剔;睡覺時不好好睡覺,千般計較。』」
  
        不論吃飯、睡覺或做任何事情,都有一個主題,也都是一個主題,但是我們往往不是好好的專心完成這個主題,而是在做一件事的過程中,被許多不相干的情境、念頭給影響了,並且執著了它們。我們常說要「活在當下」,但面對一切卻總不是那回事,或許這也有些抽象吧!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好好完成主題,不要偏離主題」的義理,以及上面公案的啟發,使我對遠離執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同時也從法音中學習到覺察與實踐的方法。稽首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學佛修行自然也有主題:「了生脫死、悲智圓滿」,這就是學佛的目的,也是主題,因此與此背道而馳乃至與此不相關的,都不要去執著,而且應當拋棄、遠離它,《金剛經》上說:「法尚應捨,何況非法。」如果我們對佛法不了解,或者一知半解而錯解了法義,那縱使自己覺得是在認真修行,以為是邁向解脫的道路,但事實上卻是朝向輪迴前行而不自知,所以有心學佛修行的人,聞法是極其重要的。
  
        現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降此世界,如法緣成熟能於佛前聞法,親聆法義,當然是累劫難逢最幸慶、最殊勝的因緣;如若今生無此殊勝因緣,而能於正法道場恭聞佛陀法音,親聞佛音如佛現前說法,亦是無上福報;如果無緣恭聞法音,而能經常研讀阿王諾布帕母老人家所著《六論》或經、律、論三藏,則也是一種聞法修學的途徑了。
  
        無明是眾生於六道生死輪迴的根源,佛陀為眾生說法揭示了宇宙人生的真諦,故聽聞佛法開示主要是樹立正知正見,以照見諸法實相,窺破無明煩惱的假相,而朝向解脫成聖的目標前進。學佛修行如不多聞法,不將法義深入領解,在生活中必然怨歎世間不圓滿,甚至以偏邪的觀念行事,則非但不能察覺自己偏差的言行,而且還會迷失在堅固執著中。
  
        我們經常因憂懼而執著、因貪愛而執著,執著世間習以為常的觀念,執著心中自以為是的想法,雖然有心想要學佛修行,但卻始終落入重重的我法二執中,而偏離了正確的道路。然而無論我們對佛法的知見程度如何,「修習慈悲心與增長智慧」此一修行的主題是明確的,如果我們能時時刻刻不斷檢視自己的身、口、意:「這是智慧者之所為嗎?這是慈悲心的行舉嗎?」從而修正自己偏差的思想行為,則自我堅執的習性將逐漸轉化。所以,誠心正意、虛心學佛的行人都應當敏銳的覺照自己,一直努力下去,不要偏離了修行的主題,以完成自覺覺他的學佛初衷!

佛弟子 莊顯琛

2019年4月30日 星期二

傳承的流失與真實義



         現今佛教中許多教派宣揚傳承是走上學佛正道的指南,這種觀念深植人心,導致不明就裡的佛弟子們將傳承作為認定正脈佛法與否,或成就解脫的依靠。只信從傳承已變成目前一種社會現象,然而是不是真的這樣呢?難道正脈傳承就必然代表擁有真佛法嗎?佛弟子應依釋迦佛陀探索真諦的典範,進一步去深思觀察以了徹其真實義。

  我們從世間的現實來說,能夠家傳三代都是名醫,照常理是很不可能的,第一代儘管是神醫,第二代是名醫,但第三代還能是名醫嗎?同樣的,四代都是名廚的事實,在這世間也可以說是沒有的,第一代是御廚,第二代或許還是御廚,但第四代可能就是路邊擺攤的了。從這世俗的道理,我們就可以看到所謂傳承的流失。但或許會有人持反駁的觀點,認為佛教的傳承是佛法,不能拿世間法的現象來相提並論,對有這樣想法的人,我只能感嘆他們的膚淺無知。因為藏傳佛教各大教派中,最初佛法傳承的源頭都是完整無漏的,傳承中如蓮花生大士、瑪爾巴大師、阿底峽尊者、宗喀巴大師……等大祖師們也確實都是我們敬仰學習的佛菩薩,這是無庸置疑的,但如果將後來一代一代的傳承都標榜如大祖師們一般,以為身背正宗傳承就一定持有正脈佛法,這就不能不令人深入探思了。

  在西藏,歷代的達賴喇嘛被廣為流傳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果真如此,那為何其中有好幾世達賴喇嘛的壽命都很短,甚至還未成年就離開這個世界了呢?觀世音菩薩悲願廣大,既然來到這個娑婆世界,怎麼會不多住世以救度更多的苦難眾生,而是小時候就夭折了呢?再說,現今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許多年前曾到台灣,當時公開提到因西藏佛教中沒有比丘尼傳承,因此特來台灣尋找。身為佛弟子的我們想一想,難道觀世音菩薩會不知比丘尼傳承而需要到台灣來尋找嗎?還有,佛菩薩是平等對待一切眾生,而達賴喇嘛卻主張、推動西藏獨立,試想觀世音菩薩會有民族意識、政治考量嗎?

  又第一世薩迦天津大乘法王被視為文殊菩薩的化身,但歷代來的薩迦天津有否證據,能確信是文殊菩薩再來?歷史久遠的或許不容易正確考據,但這一世薩迦天津如果是文殊菩薩的化身,那是否五明具足、顯密圓通,還是只講空洞理論,無法展顯聖量?主持火供法會是勝義火供一彈指即將火點燃,還是和一般法會相同,也是人為點的火?為弟子灌頂傳法,能以真正證境功德持灌,依法義規定神通顯境表法圓滿無缺嗎?又其有多少學法弟子得到佛法成就,實際展顯聖量,公諸於世呢?最讓眾生失望的是,這一世的薩迦天津親自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寫過認證書,卻違背釋迦牟尼佛的教誡,打妄語、說假話否認自己做過的事。大家想一想,一個喪失倫理道德、違抗佛陀教誡、犯戒誑騙眾生、連凡夫都不如的人,還會是菩薩、還有真佛法嗎?

過去西藏,僅一個噶陀寺就有十萬多化虹身的大成就者,但近百年來,全世界又有幾個法王化虹身了?更進一步問,哪一位法王化虹身了?佛教在目前這世界看起來似乎很興盛,佛教徒很多,但佛法畢竟是要講實證,有沒有解脫的事實才是最重要的。很多著名於世界、弟子數十萬乃至上百萬的大法王、大法師,他們臨終是怎樣可憐病死的,這就是傳承的結果嗎?難道佛弟子們不應該冷靜下來思索這個問題嗎?


  選擇上師需要特別小心,不要看表面地位,不能盲目信從傳承。傳承法脈可以人為編造,傳承根本就不能代表個人的是否成就和持有完整正法。傳承是用來參考脈派的基礎,是接收加持的法源。真正的聖德上師要從佛法道量上選擇見真源,選擇標準是除了理論經教,必須見其實證功夫道量。佛法的本質不是空假的理論,唯有具菩提心行和有實際聖證量才是真佛法的本質,有真佛法才是真師,而上師的真佛法道量境才是我們解脫的依靠。

  我是個愚鈍的凡夫,因有福報恭聞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無上殊勝圓滿的法音,得以領受真實的義理,非常感恩,也很感動。我想到有很多具足善根真心想學佛修行的佛弟子們,就像過去的我一樣,因為無緣得遇正宗如來正法,而始終迷失在被虛誇、扭曲的資訊中,障礙了前進解脫的道路。對這些眾生的離失徬徨,我感受特別深刻,心中不忍,因此寫下了本文。希望大家多思惟上述這些問題,生起正見智慧,找到有真佛法功夫的聖者上師以為依止,在此並祝願一切有情皆能得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依教奉行,共證菩提。

佛弟子 莊顯琛



2019年4月27日 星期六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190104號)- 關於聖天湖的水、石、沙子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190104號)
關於聖天湖的水、石、沙子

根據我們向地質部門取得的報告,證實正如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的,聖天湖地下有水晶湖泊,湖泊中的水質非常好,另外還有世界上唯二的從南到北兩條地下暗河之一的大江河,湖泊中的水不是暗河中的水,因為它們水平面差別很大,水晶湖泊的水平面是2720英呎,而水晶湖泊外的水平面則是2700英呎,自來水公司在佛教城聖天湖地面上打了五口井,對外銷售以供民用、商業、工廠等用水,佛教城自然是極其殊勝吉祥之地,但是有佛教徒去了聖天湖,把湖泊中的水打回去喝,把佛教城地上的石頭和沙拿走,宣說是聖沙、聖石。這是胡亂講的,現在必須嚴肅認真地告訴大家,這種行為是不淨業的行為,是不應該的行為,這就相當於去一個寺廟,把寺廟的東西私自盗竊,偷竊他人的東西還是一個守清規戒律的佛教徒嗎?我們只能為寺廟添磚添瓦,怎麼能私下偷偷拿走佛教城的東西呢?更為愚痴的是,聖天湖地下的水好,那是由於經過自來水公司的過濾處理,而你們去湖泊中打的水是不衛生的,比如隨時有幾百隻野鴨、飛鵝、野鳥在水上遊戲自如,他們身上難免有細菌,加上湖水很多年沒有掏過,拿這個水去喝,會對身體不好的,請大家不要喝聖天湖裡的湖水,不要私自到佛教城帶走湖水、石頭、沙,那些並不是聖水、聖沙、聖石,請大家不要胡思亂想,如果把這個水都說成是聖水,簡直是誤導他人,拿走湖水、石頭、沙的人,請自行送回聖天湖,再不要拿到聖蹟寺來了,因為被你們拿走送回來的石頭、湖水和沙已經把聖蹟寺堆成災難了,聖蹟寺不會再收你們拿走的這些石頭、沙和湖水了,寺廟人力不夠,無法代收這些石頭、沙,代你們處理,非常抱歉,謝謝你們的合作。

世界佛教總部
2019年4月26日


2019年4月25日 星期四

學佛心路歷程分享(楊友善)


學佛心路歷程分享  

  記得那是一九七五年,我剛接觸到佛教,即對佛教產生強烈的信念,我內心深深知道這是一條自己今生必定要走的路。我為了學佛修行,先後在各地拜見了多位法師、仁波切,從顯宗到密宗都有,其間參加過的法會難以計數,也聽過不少人講經說法,並且參加過不同的灌頂傳法,如卡盧仁波切的時輪金剛灌頂、夏瑪巴仁波切的觀世音菩薩灌頂等等。十多年過去了,雖然走訪過無數的道場,但始終無法得到真正的受用,除了不能滿足我渴求正法的心靈外,在修持上也無法有更上一層樓的突破。

  我常在夜深人靜時,反覆思索一個問題:倘若這世上還有真正的佛法,還存在正知正見佛法的話,學佛成就的人應該會有很多才對,但為何我這些年來到處尋求遍訪所見到的,學佛修行得到成就的人卻是寥寥無幾,更不用說實際親眼見到佛法的證量聖境,難道我們現實人間真的已經沒有佛法了嗎?每當我想到這裡,頓時內心就有無限的感慨,對於自己的生死解脫,也感到非常的惶恐。

  在追求正法未果失望之餘,我甚至於一九八七年,許下決心前往西藏繼續尋訪,祈盼能夠求得正法,無奈亦是無功而返。

  在學佛過程中,我發現很多佛弟子由於沒有得聞正法,所以他們都有錯誤的知見。舉例而言,對於「出離」的詮釋,就有二位出家人要我出離,與他們一起學佛修行,並說這樣才能成就。於是,我請示他們:「何謂出離?」出家人說:「出離就是你自己一個人離開家出來修行(即是出家之意)。」我一想,我根本就做不到他們所說的,最後只有黯然離開他們。以後,只要我一聽到「出離」兩個字,內心就生起一股莫名的壓力。在當時,我因無法分辨他們所說的是否正確,就這樣被誤導了好多年。

  到了一九九四年時,我心裡想既然找不到真正的佛法,鑑於末法時期一些佛教團體都很複雜,加上受廣欽老和尚的影響,於是下定決心乾脆就一個人在家老實念佛,從此杜絕外面的一切活動,不再聽人講經說法,連法會也一概不參加。

  每天在家做早課,獨自念佛修持十餘年,原以為今生自己與正法無緣了,想不到柳暗花明,竟然我夢寐以求的因緣成熟了。在二零零八年五月,經由張敬文師兄的接引,我得以恭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

  當我第一次聽到佛陀說法的聲音,剎時我激動萬千,第三世多杰羌佛圓融精闢的說法,激盪著我塵封已久卻又渴望正法的心靈,我確定這就是數十年來我一直尋尋覓覓真正所要的佛法。

  聞受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我終於找到了通往佛國之路,經過不斷的聞法學習,樹立正知正見,我的心豁然開朗,以前從未曾有過的充實感與日俱增,現在我感覺自己很幸福,我非常感恩第三世多杰羌佛。

  在拜讀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什麼叫修行》後,讓我恍然大悟,原來「出離」並不是離開這裡到另一個地方去,而是要有脫離輪迴之苦的決心,時時欲求解脫。修行就是出離輪迴,解脫諸苦,深知輪迴中不但自苦,而且一切眾生父母也在無常苦痛中,因此自願作因地菩薩,自利利他。由出離諸苦的心而生大悲心,由大悲心行而生發菩提心,利益一切眾生。

  聽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我感受最深刻的就是因果與輪迴。明信因果,可以敞開心胸面對週遭所發生的一切事情,無論是好或壞皆能泰然處之。惡果是我往昔所造惡因緣熟感報,自作應得無可逃避,而我行善感果帶來的福報,願作饒益與眾生分享。深信輪迴,可以讓我們體會生老病死苦,內心時時感到無常就在你我身邊,有了這樣的知見,要守戒就不會很難,從而警惕自己不要去犯錯,對修行學佛真的助益很大。萬劫千生得此身,爾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當今始祖佛多杰羌佛真身降世,正法現前,如果我們再不好好把握時機努力修行,一旦無常到來,那將痛失此生的大好機會,也將承受輪迴之苦。

  我的口才不好,就算有很多想法,也不擅表達。學佛一路走來,雖然聽過許多佛學講座,知道講得不對,但是也說不出其所以然,直到逢遇真正的如來正法,聽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才找到答案解開了心中的疑惑,甚至改變了我的個性。

  最近,我有兩個感想:

  第一、凡事只要正面思考,便可解決許多困難。做任何事不要老是從負面方向去看,若能從正面去考量,就可得到正確的見識以解決問題,尤其能從不同的角度去觀察,內心就會產生不同的感覺,讓自己不再固執而堅持己見,許多難事就會迎刃而解了。

  第二、要說服一個人有很多方法,但只須把自己內心最誠懇的言語表達出來,且能設身處地的為他人著想,就能感動多數人的心。對人不誠懇、也不從對方的立場去思考,如何能說服別人呢?從別人的立場出發,說出懇切的話,可以讓自己為人處事更彈性、更圓融。就如同在工作中,有許多事情需要以「誠」服人,才能得到支持與幫助,如此一來事情便能順利完成。我認識一位成功的企業家,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因為他的誠懇而創造了一個保險王國。

  就像我說的,我口才不好,但以上的感想是我真摯與大家的分享。

  在此以誠敬之心感恩第三世多杰羌佛,由衷的希望一切眾生都能聽聞修學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人身難得,暇滿人身寶更是難得,願大家把握得遇如來正法的良機,此生好好的修行,福慧增益,成就解脫。
楊友善


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

聖蹟寺光明祈福燈


轉發-- 聖蹟寺光明祈福燈

寺將在燃燈古佛殿完竣後,為大眾提供《光明祈福燈》。


   《大智度論》曰:「如燃燈佛生時,一切身邊如燈,故稱燃燈佛或錠光佛。」燃燈古佛殿啟建於曾是多位佛陀於虛空中降下甘露之聖殿,該殿完工奉請燃燈古佛像入座,開光後正式成為燃燈古佛殿,為信眾設燃燈供奉燃燈古佛,其功德無量,因此在曾降甘露之聖殿的燃燈古佛前點燈,將會是全世界所有點燈殿堂中最殊勝之吉祥祈福大事。並有位比聖德更高的大聖德在燃燈古佛前為燃燈者誦經、修咒,並追加功德,每日均有法師持咒、誦經、修法,在燃燈古佛供燈前為所有燃燈者祈福,祈願身體安康、事業成功、生意興隆、福慧增長、學業順利、國泰民安,其殊勝及加持力是非比尋常點燈之殿堂。


   為應各界善信熱烈反應,現先提供網上及現場報名,歡迎大家前來虔誠點燈祈福。


   所有燃燈報名表會與功德金收據核實後,上呈大聖德祈福追加功德,若報名表與收據不符者,則不符合條件上呈。


   凡燃燈祈福之名單會依序造冊並加蓋印章,公開提供大家至本寺自行查看核實。如果公開榜表沒有你的名字,說明你並沒有辦理燃燈祈福手續,如果你交了費用而沒有名字,請你提供你的收據與聖寺僧眾們聯繫。寺不是一個普通的寺廟,是絕對公正行持佛教正法之寺,為了杜絕循私舞弊,沒有住持,沒有監院,包括知客師都是多人承擔,都是集體研究共同決定,所以是目前在世界上唯一一座集體領導的寺廟。


   該寺有具備上尊、教尊、孺尊,三尊加持,輪流修法服務信眾。不久前該寺舉行了大摩訶薩玉尊的現量伏藏大法,該寺佛事甚為稀有殊勝,勝義火供大法和大摩訶薩玉尊的現量伏藏法、為外道天神們舉行的皈依法,因此目前只有該寺才建立了真正的內密壇城。建壇的攔殿金剛杵重達1000斤,至今仍照常安設在本寺大雄寶殿正門前。


   點燈方式可分:個人〔全年〕及全家〔全年〕
如點燈十年或終生者,請與聖寺知客師聯絡。
報名方式:
      1.現場報名,請至聖寺報名
      2.網上報名,請點擊以下鏈接 https://zhengfazixun.org/lamp_apply/

         有關光明祈福燈報名之相關事宜,請電郵至 
           blessinglamp@gmail.com

聖蹟寺
2019年4月17日

2019年4月17日 星期三

撕開他的畫皮


撕開他的畫皮

拉珍

在撕開畫皮之前,我想提醒諸位行人思維一件事,‘藍臺印證’只是佛法智慧五明中工巧明的一個小部分,幾年過去了,沒有一個誹謗者能做下來,乃至根本不敢去印證。他們為了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用盡了一切卑鄙手段,卻就是拿不出佛法智慧取得‘藍臺’的成就,這是為什麼?因為他們是披著畫皮面具的妖魔,妖魔當然生不出佛法智慧來。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六——砸破寄居者的殼》刊出後,我發現有些行人對寄居者的概念依然重點不明,故今作一個提要補充,以助大家更準確的理解。今不說寄居,改喻畫皮,雖實質相同,但‘畫皮’更能直接體現其妖孽特性。
佛教界畫皮妖孽的存在及其對眾生慧命的危害,都是不爭的事實,毋庸贅言。對他們的鑒別,應從以下三個方面入手:
第一,道德品質。看這個所謂的大德,是否大悲從善,是否時刻為眾生的福德慧命著想,有沒有貪欲行為,有沒有罔顧佛法教戒,有沒有自吹是大聖仁波切等。如有所謂大德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祝賀問題上露出的馬腳,就讓人清晰看見其畫皮禽獸的實質。此人在寫給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文書中,言辭鑿鑿說他經過修法,觀照到雲高益西諾布是多杰羌佛真身化現,未久卻又反悔了這個說法,他的反悔不得不讓人思考:他‘修法觀照到’這件事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是假的,他沒有觀照到,那他為什麼要行文說他觀照到了?是在愚弄誰?愚弄眾生還是愚弄佛法?是要騙取什麼?騙取眾生的崇敬,還是騙取名利?這種兒戲佛法,欺詐眾生之徒怎麼可能是大德,地道踐踏眾生成就前途的畫皮妖孽!若他真的曾經觀照到,後來因為某種世俗關系的考量權衡而否定了所行之文,那更是將凡夫利益擺到佛法之上的破戒行為,同樣是謊話連篇,同樣是魚肉眾生慧命的禽獸!但有的人總被他一派宗師教主的身份嚇唬住,卻忘了釋迦佛陀四依義之‘依法不依人’的教戒,這種德行敗壞之假聖者,黑白不分到連個道德稍好的凡夫都不如,他的行為難道是契合三藏的?當然不是。既然不相應於經教,那佛弟子為什麼還尊奉他為大德聖者?為什麼就不能‘依法’看穿那宗師教主的身份,完整就是他遮掩妖孽醜陋而塗抹的畫皮?
第二,從法義。要看這個所謂的大德,他的法義是不是符合三藏密典的義理。要從他所講的內容去鑒別,而不能因為他手裏拿著正宗佛經或祖師法教在宣講就不加分別的認為他正確。經卷的正確不能代表宣講人的講義是否正確,只是誦經當然無妨,一當有宣講人自己的開示,則必須依聖教量鑒別。須知畫皮禽獸也會舉起正統佛經和祖師法教,但他們會把魔邪之見混雜在其中,尤其是他們的釋經和開示,摻和了大量的邪知邪見,行人往往不知不覺就把這些妖魔毒液吸收進去了。如那個名聲響亮的大法王,講著講著經論就說:‘釋迦牟尼佛講了很多經,但有些話我們還是可以不聽的’,比如有人說要改革佛陀的教戒,滿口雙身法之類,都是公然與佛陀作對的妖邪之說,行人只要聽到這類言辭,不管他有怎樣的身份光環,不管他手裏拿著哪部佛經,哪怕有幾百萬人在你身邊唱他的頌歌,你都應清醒,那正是他披著身份地位的漂亮畫皮,以佛菩薩經論為遮掩所噴出的毒液,應立刻遠離,此乃妖魔無疑。
第三,這是非常重要的,這一條是所有畫皮禽獸最大的緻命傷,就是從實質見本源,要看這個所謂的大德,他到底是擁有聖證量的成就者,還是一個只會講空洞理論,甚至是連空洞理論都錯謬連篇的凡夫。有一點我們絕對要理清,成就聖者決不可能跟凡夫一樣,否則就是凡夫,還叫什麼聖者?聖者必定擁有超越凡夫見聞覺知的證量,而且聖者阿闍黎必須要展顯法義規定的道量,如金剛丸三步金剛力的三種級別等位,若大聖菩薩轉世者,只是金剛力還不夠,須當眾展隔石建壇道量,否則怎麼證明你是聖者,怎麼讓眾生了解自己的依止沒有錯?怎麼證明你有很大的能力可以將輪迴眾生引向解脫成就的另一境界中?有的寄居畫皮妖孽總愛說一句話:‘我們不講究神通’,你憑什麼不講究?三藏經典滿載釋迦世尊及弟子們的神通事蹟,你不講究你就是不合經教與三藏對立,反對釋迦佛陀,你不講究你就是騙子,你就是淩駕於佛陀世尊之上!《妙法蓮花經》記載釋迦世尊現‘化成世界’給行人看;《三摩竭經》中記錄釋迦佛陀率眾菩薩羅漢弟子從虛空中神足飛行,佛放大光明天地大震動,菩薩羅漢各自變化飛至難國給大眾看;第三世多杰羌佛請佛陀從虛空降下真精甘露,當場大地六級震動,卻不傷眾生,不壞房舍,祥瑞加持給行人看;大阿闍黎依正規皈依法度,使金剛丸穿牆入壁、化虹而飛,有極樂世界尾長於身三倍的迦陵頻伽鳥,絢麗五彩羽毛,唱極樂淨妙悅音,飛至壇城與人同壇皈依給行人看……這才能說明你是聖,才能讓眾生安心依止,這是對眾生的悲心,是一個大聖者所必具,連這點悲心都沒有,只憑一個稱呼一個身份地位的外殼,就強行讓眾生尊奉為聖,如此蠻橫霸道還能叫聖者?有些法王仁波切在自己的文論中記載著曾經把手印或腳印留在石頭上之類,這些都沒有現場觀看印證虛假不實,無法以此作為成就證量的憑據,但從中就暴露出一個問題:這些人,你讓他現場展顯證量,他就說不講究神通,可為什麼他又在書中大肆渲染石留手腳印這種事呢?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所以,千萬不要聽信什麼佛法不講神通道量這類瞎話,純粹是畫皮禽獸用來遮羞的瞎扯談!
這些禽獸沒有真實佛法道量,但很會擺架勢,尤其是在法臺上,法袍一披,長號一響法鼓一擂,左右排立,架勢就拉開了,然後搖鈴打鼓,左鈴右杵,翻腕旋手,念誦儀軌,搖頭晃腦,提壺灌頂,呵喲,像模像樣,佛弟子們見狀五體投地恭敬禮拜,以為真的是了不起的聖者再來。但大家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反問一下我們的心,我們到底是憑了什麼覺得法臺上那人所施行的就是真正的佛法?到底是憑了什麼覺得法臺上那人就是佛菩薩再來的聖者?是憑他比手劃腳,還是憑他搖鈴打鼓?是憑他會念誦儀軌咒語,還是憑他那一身法袍高高在上?如果只憑這些外在形式就說他執持的是佛法,那完全不必是他,好萊塢的演員就可以完成他全部的工作,比他更強,這演員是不是也能被稱為聖者佛菩薩大法王?
我老早就說過,佛法存在於世衹有一個目的:將眾生從輪迴中解救出去,‘如果一種法義,已經不能實際地帶給眾生解脫成就的效用,而僅僅停留在一種傳統或形式上,不管有多少人推崇,它也只是脫離佛陀教法的戲論。’不管多麼有威嚴的形式,那畢竟是形式,儘管那是法義規定的形式,但不是法義的目的。形式必須與內容相得益彰,有實際內容的形式才不空洞,才不會流於虛假表皮。因而我們必須要關注的一個實質內容,是這些儀軌形式所帶給眾生的解脫實效在哪裏?儀軌形式之下有真實的佛法力量顯現出來給眾人觀看以得三密加持,能為眾生帶來解脫的效用,這才是正宗佛法的圓滿次第。同樣,是不是佛菩薩再來的聖者,也必須要從他所展顯的證量去鑒定,而不能停留在外表的架勢威儀。例如隔石建曼陀羅,這種聖境道量拿出來,即便身顯乞丐,也沒有人相信他是凡夫。拿不出實實在在的聖者證量,再裝模作樣的架勢,再強大的背景支撐,也同樣是佛教戲劇。
以德品、法義、證量這三條來鑒其實質本源,是否畫皮禽獸,才一覽無遺。
比如你可以試一下,催促那些破壞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弘揚的家夥去‘藍臺印證’,你告訴他,有人說你是畫皮禽獸、寄居惡徒,說你什麼佛法都不懂,什麼證量都沒有,除非你去把藍臺印證拿下來。你看看他會是什麼態度?他或許暴跳如雷,或許故作鎮定,或許不以為然,他會告訴你許許多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最終結論就是一個:不去藍臺。不是不去,是不敢。你請他為利眾生而出山一次,為證明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假的,為讓眾生看看你真正大法王、仁波切、尊者、大法師的佛門智慧,為表明你是真聖者再來而出山表現一把,但無論你怎麼激將怎麼懇求說服,你就是逼死他,他也不會去,原因很簡單:他是凡人,拿不下藍臺成就,只好裝出或大怒、或慈悲、或忍辱等相狀跟你繞圈。這些人平日裏任何大小供養伸手就拿來者不拒,平常隨時以佛菩薩聖者自居,這還沒讓他展顯隔石建壇那種高深證量,只讓他用佛菩薩本有的智慧證量去藍臺完成兩個小雕塑,就能收入兩千萬美元,不犯戒又不犯法,他卻不敢去了,若真有這個本事為啥不去?為啥不拿?如果真的是佛菩薩大聖者,拿下藍臺,就如同讓陸永舉起一百公斤杠鈴那麼容易,因為他是奧運會舉重冠軍,那是他本身早已具備的力量,絲毫不必犯難。那麼請問,如果有人說陸永沒有力氣是不會舉重的假貨,正常情況下,什麼原因會使他找一大堆別的理由來辯駁,卻死活不肯當眾舉起那一百公斤的杠鈴呢?除非他真的沒力氣根本舉不動,他當初舉的是假杠鈴,他是假陸永。所以,那個說一千道一萬就是不肯去藍臺的人,行人應該心知肚明,他之所以不去藍臺,不是他說的那些理由,而是真的沒有這個本事,那兩千萬美金他做夢都想得到,但他不能去,不敢去,他清楚自己是毫無智慧的假聖者,去了就原形畢露,就等於昭告天下他是冒用佛菩薩聖者之名的騙子、假貨,若死活不去尚能騙得一時,去了一時都不能再騙。
其實,這世上有很多大德高僧也許拿不下藍臺,也許同樣拿不出如第三世多杰佛那三十大類的成就,但他們大多謙虛、謹慎,他們對這樣偉大的智慧證量,隨喜、讚歎,這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智成就,是佛教徒的榮耀,他們為眾生高興,因為他們不是披著畫皮的騙子,不是愚弄眾生的禽獸,他們是如法修行的行人、賢聖僧。
再比如我們拿德品、法義、證量這三條去鑒別有一種人,有一種身份地位非常高的某著名大派的喇嘛大法王,他因為自己的面子問題,想方設法破毀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我很想直呼其名,但忍下了,為了給他留下最後一個自我糾正的空間。我手裏握著他的開示文論,我用朱筆圈點其背離三藏密典法義的錯誤,整本書已被圈得狼藉斑斑。幾次憤然擲筆,痛心疾首於其胡說八道違背釋迦佛陀教法對眾生慧命的殘害,卻又因眾生慧命不得不繼續批改。這種人的德品、法義、證量,不論哪一項,不要說是著名大法王,連一個普通的佛教徒都算不上,他可以因為個人面子、個人利益喊打喊殺,曾經公然說可以不聽佛陀的經教,曾經亂解密法以佛法之名縱容邪淫,現在又動用他手中的機構,千方百計卑鄙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施壓打擊那些讚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高僧大德,破壞阻撓佛陀正法利益大眾,甚至瘋狂咆哮將《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扔進垃圾桶!佛弟子們,你們知道嗎?當他發出這樣的叫囂時,他已經不是法王,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闡提惡人了!翻開《多杰羌佛第三世》,開篇的傳承皈依圖上有多少佛陀菩薩聖者祖師像?中間部分還有阿彌陀佛像、觀世音菩薩像、綠度母壇城圖等等,文字中又有多少佛陀菩薩的名號?打開寶書即見法界頂聖多杰羌佛、燃燈古佛、釋迦牟尼佛聖像,書中還有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佛經!《四分律戒》中清楚規定不得將佛像、經卷置於污穢之處,《大唐西域記》說‘毀佛像則歷劫招殃’,一個聞名全球的大喇嘛大法王,竟膽敢公開侮辱諸佛尊像、菩薩聖號,那是絕對的畫皮妖孽披上了法王袍!是邪惡嗔毒遍佈身心,故意為惡,不信因果,不懼闡提惡業的毒魔禽獸!我時常覺得這禽獸悲哀,我在一旁看著他張牙舞爪,他自以為用他那點妖孽手段可以愚弄大眾,他以為佛法界的江山盡可由他圈點,卻全然不見自己的蠢鈍,以為所有的佛教徒都跟他一樣愚癡,以為自己掩蓋得天衣無縫,以為沒有人看穿他精心描畫的大德法王皮下那禽獸的醜態。可惜,無論何種寄居妖魔,在純正的如來正法面前統統無法遮掩,在我看來,第三世多杰羌佛若不是大悲拳拳,若不是顧慮著此妖門下可憐求學的佛弟子,只須毫釐佛智慧力,他狡黠經營的絢麗畫皮,便會彈指間化為灰燼,只留一團污穢妖臭受千萬劫的輪迴唾棄!
佛弟子們,密宗十四根本戒是怎麼規定的?你們還要追從這種毀踏佛像經卷、謗佛毀法的闡提毒魔走向墮落嗎?你們的障礙也許是因為十四根本戒首戒,而不敢疑師、謗師,但你們應該明白,根本戒中所指的師是聖德之師,而非背離三藏,毫無證量又德行敗壞的邪惡禽獸。試想,如果波旬魔王化現成一個高僧大德披上法王袍,你們也要誓死效忠,不離不棄跟他一起入魔嗎?你們要時刻記住自己是佛陀的弟子,而不是任何人的私產,你們不是不分青紅皂白的黑社會幫派恐怖分子,你們要學習的對象是佛陀,要學的法是佛陀的法。為師者的行為符合佛陀法義標準,他宣講的一切符合三藏教戒,真心利益眾生解脫,哪怕他就是拿不出很高的證量,你們都應該追隨不變,但倘若他的行為法義都已經背離佛法的軌道成了外道或妖魔,你們為什麼還要追隨?那還是在‘學佛’嗎?一世人生,難得而短暫,稍不留意,被邪師妖魔迷蒙了擇法眼,自以為修了一輩子行,結果卻一輩子助紂為虐,自以為依奉了一位大菩薩,結果是伺候了一個披著漂亮畫皮的妖孽禽獸,不見任何功德,反取重重黑業,最終的家是三惡道,多可憐,多可惜!
禽獸佔據了度生位置,離經背教,私欲縱橫,但卻因為他身份地位的美豔畫皮迷惑著百萬千萬眾生,不能再如此下去了!設立‘藍臺印證’的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普覺會、聖格講堂等單位,拉珍近來和一些德境弘深的喇嘛一起,依據三藏法義,將當今許多所謂著名高僧大德法王的開示著述遍閱,當中離經背教之處多得無法想像。再加上他們中一些人德行敗壞,謗佛毀法,荼毒眾生慧命,由此,我們產生了一個想法,你們為什麼不直接公開點名邀請那些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畫皮者前來藍臺印證呢?這是撕開他的畫皮,讓眾生清醒擇法的最好途徑,最佳機會。你們若能公開邀請,我們亦當協助此正法之舉,你們邀請來藍臺印證的任何所謂大德高僧法王,拿不出藍臺成就而繼續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攻擊如來正法,我們將在網上、報紙上如實公佈其背離法教的錯謬。如若他拿不出藍臺成就但知悔改,不再謗佛毀法,那就給他留下體面資糧好自修行,由他自己糾正那些法義錯誤。這是我和喇嘛們非常誠懇的建議,請你們斟酌。
邀請來藍臺印證,讓他見真鋼,讓他現實拿出佛法智慧證量,這麼輕而易舉就可以鑒出妖孽真相,讓佛教界寄居惡徒、畫皮禽獸徹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照妖鏡,我們為什麼不用?

百年未聞的比丘尼 證達大師修成泥丸道果開頂顯道




古往今來,爲了尋找幸福,出家修行者不計其數,到處可見剃度出家的行腳僧尼出沒於塵世之間。出家為僧的人,緣於各種不同的因果,有因爲衣食壓力、家庭失和、社會矛盾、生活飢迫、災病纏身出家,有爲了求解脫生老病死苦而出家,也有所謂看破紅塵、修法取道、欲步入超人之途而出家,但真正身處榮華富貴、妻恩子愛、天倫之樂而出家的,卻九牛一毛。近代的虛雲老法師、弘一法師、能海法師、隆蓮法師就是典型的真正出家代表人物。他們的出家可以說是一心只在向彌陀,不帶塵俗染家風。也就是說在下定決心出家之時,他們心中只有佛菩薩,而身在世俗家庭,心在靈山問道。最難得的是他們家庭豐足、榮華貴樂,本人又才華橫溢、衆望俯首,乃至桃李滿門、燿祖光宗,但他們竟然說出家就出家,毫無牽挂,甚至連家裏的親人都還不知其出家,突然一文報息,已經在廟上圓頂,成了披衣頭陀。這幾位赫赫有名的人物就是這樣無牽無掛的心行,最終他們個個成了世界著名一代高僧。這類的真正出家,世上難覓,幾十年難得一位。

阿旺德吉仁波且通過七師十證聖德考試,
確定已證聖德後,剃度出家,法號證達,法像莊嚴。
但就在今天,一位比丘尼絕塵而出,撼人心扉。她的出家與前者相比更加非同凡響,因爲她本是一位帶髮仁波切,法號“阿旺德吉”,在中國教壇中頗有一些名氣,於中國二十幾個省都有她的道場,臺灣香港有她的壇城機構,她所到之處均是男女弟子迎接,處處登臺受禮,弟子依止崇敬讚嘆。由於慈悲為本,活動能量較大,她個人的商務公司也特別興隆,說得上是兩重財富,一代大德,對於她來説根本不需要現出家相便可受人敬重,財源豐足,普渡衆生,弘揚如來教法。早在二十年前她便是修學薩迦派道果法的行人,根據阿旺德吉仁波切說,她爲了修道果法,耗費了巨大的心力,精進勇猛修持,可是毫無收穫。當她向薩迦派的巨德上師問及何以沒有受用時,大尊者說,看來你不相應。後來她依止第三世多杰羌佛學習不共道果法的深道境,不到一年就完成了學業,這時她終于明瞭,原來她之前所修學的是公衆都可以領受的道果法,無論好人壞人,善根深淺都可以修,這是世俗的修持法,哪裏是真的佛法啊!是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給她傳了道果法的真傳,修成了不共道果法的實相境。2011年經三師七證考核,已考取了許多法王都沒有辦法考到的聖德證書。



正因爲她修行精進,大悲為本,利樂衆生,威望震撼蒼穹,而招致個別修行普通之人的嫉妒,造謠破壞,但是阿旺徳吉仁波切毫無嗔怨之心,平靜泰然,忍辱負重,對造謠誹謗者她也予以讚嘆。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看在眼裏,對社會上的非議無法理解,爲了客觀對待事實,便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提出申請,對阿旺德吉仁波切進行了一場嚴肅求實的考試,考她的道德聖量,考她的證境資格。阿旺德吉受到了侮辱,卻在七師十證的考場上,出神入化,開頂顯道,神識飛出,測應本性。十七位考官現場大驚,個個讚嘆,寫下發誓文書為她作證。

更值得一提的是,阿旺德吉仁波切神識飛出之際,親自見到了佛菩薩,與佛菩薩們同處共語,她感動萬分,當時便在考場將一頭波浪形的秀髮剪下一束,公開宣佈:她曾對觀世音菩薩發下心願,若有一日親見虛空佛菩薩,她就馬上出家,做一個比丘尼,普渡衆生。現在她必須完成願力,出家為尼。果然很快,在家裏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她已在臺灣蓮峰寺剃度為尼了,法號叫證達。她放下了一切世間榮華富貴、天倫之樂,六塵不染,超凡入聖了。

筆者對這位聖德深爲感佩,有緣訪問到當時在場的人士,談及阿旺德吉仁波切當時是滿面羞愧之色,聖德的仁波切内心難以安息,她說:“我太差了,根本就不是一個修行人,早就應該出家。我竟然拿一個出家的身份來跟佛菩薩講條件,我實在糟糕,要等到親眼看到了佛菩薩才出家,簡直不堪為修行人,我為自己難過。更不可原諒的是,我已經證到了聖境,爲什麽還要等到現在!”自責之下,難以自禁。

這一番肺腑之言,令我不得不想,阿旺德吉不愧是真正聖德啊!而反觀那些背後誹謗、專營是非的人,你們能做到阿旺德吉的境界嗎?我幫你們回答:不能。因爲空話誰都會說,到實際兌現的時候就來一個遮風擋雨、走扭話談。就凴阿旺德吉富足康樂享譽中原卻依然出家,就不是你們能做得到的,至於她所證到的聖境,這些人也不想一想自己能沾邊嗎?你們確實應該自省了,難道要帶著謗聖的行爲去下刀山油鍋嗎?

更有好消息,阿旺德吉仁波切——證達大師在僧尼們的帶領下,去做了科學的驗證,她確實脫胎換骨,超越了不共道果,進入了泥丸道果深道法,頭頂開口三指寬,深洞可見入腦髓。這在專修道果法的法王中,也是難以找到一人爲例的。世界佛教總部已經正式宣佈阿旺德吉仁波切——證達比丘尼上人,是真正考過了七師十證的聖德,是爲佛陀們增光的比丘尼、好上師、衆生的依怙。

百年未聞的比丘尼 證達上人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812/86558.htm